近年来,混改项目不断得到完善和落地实施,以因地施策、因业施策、因企施策为原则,投资者得以借势发展,宜控则控、宜参则参,根据自身投资诉求和国企的实际情况选择以参股或者控股的形式入股国有企业。


一.投资参控股

投资者一般可以通过参股或者控股两种方式参与国企混改。进行投资判断时,投资者需要从自身擅长的领域出发,思考参与混改是否能与国企产生协同效应,分析其有投资意向的国企所处行业以及投资该企业是否有相关的政策支持或者受到投资的限制等。《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中明确指出,重点推进混改的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运营公司出资企业和商业一类子企业,其中商业一类企业是指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以市场为导向,以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为主要目标,兼顾社会效益的企业。商业二类企业,是指主业处于关系区域经济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以完成政府战略任务或政府重大专项任务、服务区域战略、保障区域经济运行为主要目标的企业;此类企业需要保持国有资本控股地位,投资者可以考虑通过参股的方式进行投资。


二.参股股东与控股股东的机遇与挑战

  • 作为国有企业的参股股东

投资者选择以参股的形式参与国企混改,将面临一定的机遇与挑战。作为少数股东,投资者将迎来以下机遇

  1. 获得投资收益。非公资本的参与将为企业注入新鲜的血液、增强企业的活力,同时改善治理和组织架构、提升企业运营效率,进而降低成本,提高其盈利水平和市场占有率、推动其可持续性发展,从而为投资者创造可观的投资收益。
  2. 增加投资多样性。投资者可以通过参股来增加资产组合多样性,从而降低投资组合风险。同时,混改为非公有资本参与到如电信增值业务、航空物流业务等壁垒较高的领域提供了新的机会。参与混改不但能显著降低非公有资本的前期投入,还是非公有资本进入公共领域等新领域的重要途径。
  3. 增强品牌效应。投资者参股国企后能够提升其在市场中的信誉。同时,参股国有企业可以获得更多资源,提升自身在行业内及产业链上的资质与声誉,更加优化资源配置及产业链布局,进而增强投资者的品牌效应,更加有助于其未来的战略布局。

参与国企混改除了为参股投资者带来机遇,还带来以下几点挑战

  1. 参与企业日常经营。财务投资者可以通过积极参加股东会议,保持与企业沟通以及对企业发展动向与布局的深入了解。
  2. 规划退出方式。如何退出、何时退出、退出时点、退出时预期收益是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的重要考虑因素,参股投资者需有明晰的退出路径,包括但不限于上市、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等资本证券化方式。
  • 作为国有企业的控股股东

除了参股之外,在某些特定的领域,非公资本可成为国有企业的控股股东,拥有对被投企业的控股权、决策权及对企业经营活动的话语权。

取得国有企业的控股权,对投资者而言,有以下几点机遇

  1. 取得企业经营决策话语权。投资者可充分调动被投资企业的各项资源,制定企业的发展方向、战略布局、组织架构及日常运营制度,进而使企业按照其投资决策发展,快速顺应市场的需求并焕发活力。
  2. 满足投资者未来发展战略。更利于打造完整且稳定的产业链上下游,有助于投资者建设更加全面的产业布局,进而有效控制成本、提升产品质量或者拓展下游客户群,以形成自己独特的优势。
  3. 获取较高的财务收益。便于做出对自身或者被投资企业发展更有利的决策,且控股国企比参股给自身带来的品牌效应更加明显,市场经营成本和融资成本可能会进一步降低,从而有更大的概率给投资者带来高的财务收益。

但与此同时,取得企业控股权,对于投资者而言也会迎来诸多挑战

  1. 全面、深度地了解投资企业。如果出现投资者对于被投资者了解不深入、投资后企业文化不契合、产业方面也无法实现协同效应的情况,投资结果将较难达到投资者的预期,混改过程中注入的资本及提供的资源也可能无法获得相应程度的回报,故投资者做决策前需要全面了解被投资企业。
  2. 强大的投后管理能力。在投资者拥有控股权时,其投后管理及整合能力无疑将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投资者需要建立健全管理模式、管理架构和管理机制,如整合组织架构、融合企业文化、建立业务汇报机制等,这些制度的建立和执行都需要强大的投后管理能力。
  3. 充分的融资能力。很多情况下,投资者很难完全通过自有资金去吸收大量股份并取得企业控股权,此时是否有足够的融资渠道,以及是否能够承受较高的杠杆尤为重要。其次,投资者的现金流是否能够满足收并购所需的巨大资金量也是一种挑战。


三.参考案例

2021年,某国有资本物流企业在主板上市,该成果主要源于该物流企业在2017年完成混改,成功引入战略投资者和财务投资者。完成混合制改革后,原国有独资股东持股45%,维持相对控股权,新进投资者的持股比例从5%至20%不等,实现股权多元化,非国资投资者也可积极参与国有企业日常运营。

该国企控股股东作为国内首家航空客运企业,通过与自身业务匹配度高的投资者强强联合,形成产业集群高质量发展的新格局。某战略投资者在此次混改中持股比例较高,占股约20%,该投资者积极深度参与混改,主要看重自身与该物流企业可产生的业务协同效应。该投资者旗下控、参股了大批实业公司,这批实业公司广泛分布在农业与食品、创新消费、先进制造等领域,具有极强的物流服务需求,特别是一些海鲜和海外进口水果等新鲜食品的刚性航空运输需要。

通过参与本次混改,该投资者可紧密结合国企航空网物流和国际货运业务,达到降本提效的战略效果。另一战略投资者是地网物流知名企业,参与此次混改后,自身地网与该国企物流的天网强强融合,业务实现优势互补,扩展了自身市场份额,同时利用了该国有物流企业的航空时效优势增加自身市场竞争优势。

混改后,该国有物流企业实现连续多年盈利,混改后五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约27%,利润总额达到混改前的7倍,净资产增长约7倍,企业活力、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显著增强,给参股投资者带来了显著的投资回报。该国有物流企业成功上市,实现了资本的流动和价值的最大化,更是给参与国企混改的投资者提供了良好示范。


结语

投资者参与国企混改的方式较为多样,可根据自身业务特点、投资需求选择投资方式及投资比例。大多数情况下,投资者对实际情况的把握,以及投资后以“混”促“改”的落地效果,决定着投资者是否能在降低整体投资风险的同时实现自身的战略发展目标,这也是混改实现双赢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