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郝坚
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国资报告》杂志2021年第6期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党的基层组织是确保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贯彻落实的基础。要推进党的基层组织设置和活动方式创新,加强基层党组织带头人队伍建设,扩大基层党组织覆盖面,着力解决一些基层党组织弱化、虚化、边缘化问题。新形势下探索基层党组织的创新学习与工作方式,对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具有现实意义。

实践证明,将行动学习方法论(下称行动学习法或行动学习)引入基层党建工作,基层党组织能更好认真贯彻落实中央要求,强化思想理论建设,提升基层党组织党员同志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增强党员党性修养和对群众的影响力和带动力,促进更好发挥党基层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


学中干干中学  增强组织凝聚力

行动学习法的核心是以问题为导向、群策群力,聚集问题、解决问题。过程中参与者相互激发,学中干、干中学, 产生“飞轮效应”,个人能力得到提升,组织凝聚力得到增强,是团队学习以及问题解决的成熟方法论。上世纪九十年代,它由时任中组部培训中心主任的陈伟兰同志引入我国,创造性应用于我们地方政府实践和国有大型企业改革,取得了良好成效。

钻石模型是行动学习的核心思维模型,在钻石模型框架下,利用合适的工具引导参与者,通过三个阶段来进行团队学习或问题解决(如下图)。

中广核:行动学习法筑牢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国资论坛

第一阶段“发散期”。在问题已定义明确的前提下,参与者打破原有的思维框架,积极参与思考,提出众多不同维度的观点想法。

第二阶段“碰撞期”。到了此阶段,发散的想法已经足够多。参与者走出舒适区,打破“自我”边界,以开放接纳的心态去相互学习,激发更多想法,是学习的最佳阶段。

第三阶段“收敛期”。参与者共同对不同想法进行整合,输出研讨成果,形成共同的承诺。

上述三个阶段后,组织凝聚力得到增强,参与者个人的认知边界得到拓宽,实现“行动”与“学习”相互迭代。

可见,行动学习是尊重个体、民主与集中有机结合的工作方法,能打破体制中的“层级”局限,有效点燃基层党员的参与积极性,鼓励党员同志认真思考,打开心扉,倾听与接纳群众的意见。行动学习与基层党建的结合具备可行性,具体表现为:

行动学习符合新时代精神。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就对党内民主建设提出了新要求,指出要尊重党员主体地位,保障党员民主权利,营造党内民主讨论环境。所以行动学习属于这个时代,与时代的脉搏合拍,与当前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以及党内民主新要求是匹配的。

行动学习是解决实际问题的有效方法论。基层党组织工作中,通常要解决的问题基本来自群众,来自基层,大多是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或矛盾。此类问题通常涉及的利益相关方多,解决方案无标准答案,特别容易顾此失彼,如果处理不好,会导致旧问题还没解决,新的矛盾又出来了。此类问题其实就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提出的“非良构问题”。行动学习汇集组织的力量,采用不完全归纳法和逐步逼近的策略共同完成对问题的界定,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案,这种问题解决的方法论符合认知心理学理论,是解决此类问题的公认良好实践。

行动学习扎根人本主义心理学。在党建工作中引入行动学习法,可以使得平等、民主、尊重、协作的党内同志关系得到很好体现。行动学习的核心思想其实扎根于马斯洛创立的人本主义心理学领域。人本学派强调人的尊重、价值、创造力和自我实现。行动学习激励每一个参与者参与重大决策,参与者因此有强烈的归属感和受尊重感,满足马斯洛理论中提及的高层次自我需求,因此参与者能自我激发出更强烈的参与意愿或者学习热情。


“三维设计攻坚”探索实践样本

经过几年实践,本人总结了在基层组织中开展行动学习的方法步骤,下面以比较有代表性的“三维设计行动学习党员攻坚队”为案例,阐述在基层党组织中如何开展一次完整的行动学习。

组建行动学习团队,开展前期调研。核电工程智能化转型,要求设计、施工、运营到退役全过程逐步向实现数字化转换。然而由于多方面原因,核电三维设计领域遇到了技术瓶颈,多年来没得到根本解决。在这情况下,基层党组织在2017年开始组建了“三维设计行动学习党员攻坚队”(以下简称“行动学习小组”或“小组”),希望采取行动学习法推进此项工作,从根本上解决此问题。

行动学习小组有6名核心成员,来自不同专业的党员同志。小组成立后,公司先赋予核心成员对外交流、课题经费、人员考核等权限。在实施过程,核心成员根据不同阶段的工作要求,组建了技术研发、软件采购、培训推广三个行动学习扩大小组。

在小组成立后,核心成员开展了半年多的调研工作。经过调研以及过程中一轮又一轮的学习研讨,全体小组成员集思广益,除了对问题有更深入的认识,还统一了思想,鼓舞了士气,形成了敢于质疑的良好学术氛围。

深入挖掘问题根源,定义问题本质。定义问题是行动学习过程的重要部分。在“三维设计攻坚”工作中,小组组织了多次研讨,找出了30多个原因。但资源有限,不可能也没必要解决所有问题。于是小组引入行动学习中的“冰山分析法”找到了30多个原因的内在逻辑关系,然后分成根本原因、过渡原因和表面原因三大类,再把问题聚焦到了3个要重点解决的问题。在此基础上,采用“五Y分析法”,对这3个问题进行深挖,对问题再提问题,找到根本问题。

群策群力,共创对策。定义问题明确了方向,可以考虑行动措施了。行动学习钻石模型是寻求行动措施的有效方法。在“三维设计攻坚”措施研讨中,针对3个根本问题分成三个小组进行研讨。研讨过程分为“问题—发散—冲突—收敛—结果”五步进行。过程中通过“团队列名”工具使每个人都获得了分享自己观点的机会,并通过“二维矩阵”工具决议了行动方案。参与的同志们纷纷表示,这种生动活泼、集思广益的工作形式给工作带来了一丝新风。

知行合一,修正行动。相对于传统的任务下达管理方式,在行动学习的环境下,参与者“干”的意愿更容易被自身激发。在其后一年多时间内,核心小组成员组织了多次“质疑反思研讨会”,大家反思与修正当时制定的措施是否合理,是否适合当前业务环境的变化,过程中多次对计划进行了修正。

中广核:行动学习法筑牢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国资论坛
中广核工程公司等联合承建的阳江核电项目


启示与价值

近年将行动学习创新运用于基层党组织学习培训、专题问题研讨、党建课题研究等多方面,取得了较好效果,行动学习得以在基层组织中“立足、行走、奔跑”,充分体现了其价值,启示如下:

解决实际问题,是行动学习的“立足”基础。在企业环境下,能解决与党建及业务相关的问题是行动学习开展的基础,行动学习实施过程中,要注意增强参与者聚集问题的意识。结合基层组织自身实际情况,层层剥开表象,找到要解决的基本问题,调动党员同志进行创造性思考,集思广益,寻求在当前边界条件下能找到的,同志们也能接受的方案。

结合业务,保障落实,是行动学习“行走”的关键。行动学习只能为用、不能为体。在实践中将其视为通用零件,镶嵌在党建的学习、工作、任务管理等各环节,而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工作项,更不能是为了“行动学习”而行动学习。

通过不断总结,实践中探索出了“一三三三”工作法,即一个目标,追三级,捋三层,定三项。一个目标是以掌控推动、解决问题为目标,各层级不找借口,主动承担,不做二传手,体现增值作用;追三级是指在关键、困难问题的解决和推动中,要向上游、下游追溯相关联的层级,检查追问,落实责任;捋三层是捋清设计、设备、合同、标准、规范、现场实施等上下游情况,了解相关影响,把握问题的本质,抓关键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定三项是目标和要求要清晰,组织和人员要到位,方案和计划要可行,以使问题的推动解决有着力点。

“一三三三”工作法强调的是行动的保障,鼓励担当,重落实,让行动学习真正做到了嵌入业务工作,在组织内部真正“行走”起来。

灵活应用,是行动学习“奔跑”的法宝。行动学习法要真正产生实效并得到推广,需要在实施过程中结合实际不断反思总结。一是抓住精神内核,简化流程;二是提炼出简单有效,可复制的经验与工具,与实际工作深度结合,不增加基层工作者的认知负担。

一个熟练掌握行动学习法的党组织,应该是模糊了行动学习界限,可以在组织生活中随时拿出“即时贴”进行研讨,随时开展“微行动学习”。沉淀大量流程工具,如“党建行动学习工具卡”,提供给各类型的党建工作中操作使用。流程工具是行动学习的“术”,而其鼓励参与、倡导质疑反思的精神内核,则是行动学习的“道”。只要把握住其“道”层面上的精髓,行动学习的形式可以无限创新和拓展,可以在基层工作中随时随地发挥价值。

除了解决困难问题,行动学习法也大量运用于党史学习教育。借助行动学习的工具,将每月的党史学习看成是一个“发现问题—分享经验—信息互动—团队决策”的全过程。每次集中学习之前,每位同志有计划地从我党的百年历史中节选出学习片段作为本次个人的学习主题。每个人都是学习牵头人,都在带着任务或者问题进行学习。集中学习过程中,通过行动学习的“大使分享”的工具流程,指引同志们有序分享,共同进行知识整合,从而大大激发了大家的学习热情,提升了学习效果。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行动学习法是基层党建工作与学习的有益尝试。相信通过引入行动学习思维方式与工作方法论,基层党组织能更好认真贯彻落实中央要求,强化思想理论建设,提升基层党组织党员同志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增强党员党性修养和对群众的影响力和带动力,促进更好发挥党基层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