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国企混改总体进展

2020年4月,国资委 “双百行动”改革试点选定448家中央企业下属公司和地方国企。同期,国资委公布了“科改示范专项行动”入选企业名单,共204家国有科技型企业入选。

国企混改已经成为国企改革的主要突破口,在“混”的方面,已有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等政策,确保“混”的实现。在“改”的方面,也已有健全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完善市场化经营机制、健全激励约束机制、加强党的建设等政策,确保“改”的有效。下文以某地区性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及某地区性国有企业混改案例为基础,进一步分析混改引入战略投资者后,为混改对象注入的资源和产生的效果。


二、混改成功案例分析——某电力公司

某电力公司于2015年经省政府、省国资委批复同意,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成为该省首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2019年,公司进一步合并当地一家业务涵盖化工、热电和房地产领域的国有集团以及一家创投集团,组建为更具综合性的国有资本投资平台。

  •  突破传统,加快产业布局   

改革之前,该公司业务较为传统,电力比重较大。近几年来,公司按照国企改革要求,围绕服务该省发展战略,落实产业政策和重点产业布局调整的总体要求,逐渐推动国有资本向基础设施、节能环保、前瞻性战略性产业、民生等领域投资,稳步推进供水工程、天然气管道建设工程,重点打造风电、生物质发电、水电等清洁能源板块,充分调研论证生物医药、新材料等项目,并积极进行投资与战略布局。现已形成了“战略性新产业平台”、“高新技术产业”、“孵化器项目”、“基金管理”等业务板块。

  • 引入资金,撬动社会资本

为了发挥集团投资示范和带动效应,公司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等形式,引入实力强劲的外部战略投资者,推动强强合作,发挥投资杠杆作用。一方面通过引入央企投资公司,促进“央地合作”,与其密切联动,推动在健康养老、生态旅游、金融资产管理等项目合资合作;另一方面,联合战略投资者,发起设立多家不同行业的国有产业基金,放大国有资本,推动实现跨区域资源整合,助推产业升级,助力新兴产业。

  • “瘦身健体”,保证轻装上阵

公司积极缩短管理层级,妥当处置旗下长期无经营活动、扭亏无望、无存在价值的“僵尸企业”。全面开展清产核资,退出收益率低的项目。挂牌转让多年无收益的股、债权项目,提高集团资产质量。

  • 推进“混改”,转换经营机制

公司通过控股、参股、引资等不同方式,与民营资本、基金合作,因业施策、因企施策,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行效率,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通过引入外部投资者的理念创新、管理创新、实践创新,以重点突破带动全局发展。探索“互联网+”等商业模式,打造资源整合、信息共享平台,实现物业管理集约化、增值业务多元化的生态系统。

自混改以来,公司的总资产,营业收入和利润均得到平稳增长,在省国资委年度经营业绩考核中,连续多年名列前茅。


三 、混改成功案例分析——某电力设计院

面对基础建设领域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某电力设计院抓住入选名单的契机,坚持将引资本、优治理、转机制紧密结合,坚决走“市场开拓为龙头、体制机制改革为推手、创新发展为动力”的转型发展道路,向“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程公司”战略目标奋进。

混改过程中,该院引入了高度契合其发展战略,能与企业形成产业协同效应的投资者,在资金、资源、资质等方面实现优势互补;并释放40%的股权给外部投资者,允许其深度参与公司治理,最终引入了地方国企、央企、上市公司、民企,并设立员工持股平台。

自混改以来,该院员工的积极性、创造力得到极大激发;引入战略投资者后,更是在企业资质、业务体系、质量管理、人才队伍、区域拓展与客户开发等方面,为该院发展聚集资源奠定基础。最终实现以下混改成效:

  • 融资能力增强

引入10%股权的某央企资本集团相较于该院体量更大,实力更雄厚,信用体系更完善。因此,混改之后,各大国有商业银行增加了对该院的授信额度,且该院的融资成本也有所下降。

  • 资金支持增强

混改过程中,一方面,各方新股东按照股权比例进行增资,使注册资本大幅提升,资产负债率较混改前有所下降;另一方,混改后央企资本集团(新股东)也可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及未来发展方面提供支持。

  • 产业链提升与完善

该设计院专业从事电力相关领域的设计及工程承包业务,而引入的两家资本集团均是以电力能源为主导的产业投资集团,两家实业公司也是以智能电网、光电传输以及工程设计为主业。业务契合度高,产业、产品构成上下游关系,能够进行项目合作、资源整合,促进产业升级,延伸产业链。

  • 企业活力改善

该设计院按照完全市场化模式,开始了为时一年多的混改历程,最终成功签约。混改完成后,企业活力明显提升。2019年,该院新签合同额大幅增长;利润总额同比增长超过20%,全员劳动生产率提升三成以上。截至2020年6月底,在疫情的负面影响下,该院仍实现新签合同额超过30亿元,利润总额过亿元,改革成效进一步释放。


四、结语

上述案例属于典型的国有资本和非国有资本、产业链上下游结合的案例。双方有着自身的优势和不足,而二者的优势结合正好形成互补。同时,双方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混改基于市场自主选择,不是“生拉硬配”。因此,混改关键要选择能为企业注入活力的战略投资者,聚焦共赢点,从而使企业成功混改,焕发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