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时间已过晚上8点,处理完所有的工作,罗涛关灯走出办公室,想起许久未见的孩子,他习惯性地拨通家里的电话,母亲和儿子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爸爸你最近很忙吗?什么时候带我去看大坝……”儿子稚嫩的声音传过来,母亲张小萍和罗涛都会心地笑了,话虽然不同,但意思还是那个意思。20年前,罗涛也会如此,常常缠着母亲要去看大坝。

  大坝,是大渡河畔的水电站大坝,也是张小萍一家三代人为之耕耘奋斗的事业所在。自从50年前张小萍的父亲张凤纯来到大渡河畔的水电站,一家人就在这里扎下了根。他们的青春,他们的汗水,他们的喜悦,他们的期盼,从此都与这条奔腾不息的大河紧紧牵系在了一起。

  1970年,张凤纯响应祖国三线建设号召,只身一人从辽宁来到四川,加入国家能源集团大渡河龚嘴电站建设大军。电站建设之初,施工条件恶劣,生产设备简陋,没有干净水,只能喝泥浆水,没有房子住,只能拿简易工棚来凑合。

  张凤纯是天车司机。每遇到逢年过节,只要条件允许,妻子总会带着儿女从辽宁来四川探亲,相聚的日子屈指可数,但他依旧是天不亮就出门工作了,擦着天黑进门。“听父亲说起,那个时候太苦了,住的是油毡棚,夏天特别热,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饿了就啃两个馒头,但大家每天还是干得热火朝天。”张小萍说。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第一代大渡河人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战,克服重重困难,在设计、施工、设备制造中创造了许多当时的“全国第一”。1971年,龚嘴电站首台10万千瓦机组发电,1979年,总装机容量70万千瓦、设计年发电量34亿千瓦时的龚嘴水电站全部建成投产,成为当时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水电工程。

  随着龚嘴电站投产发电,张凤纯的工作稳定下来,厂里给职工分了房子。1980年,他举家搬迁到四川,彻底在大渡河畔安下了家。随后,张小萍在这里参加了工作,成为龚嘴电站的一名运行工。

  “到单位了好好干,听领导的话,领了这份差事就要负起这个责!”父亲一见张小萍总会这样嘱咐。那时水电站的运行都是手动控制,张小萍在中控室里监控机组运行情况,每一个小时就要抄一次表,还要定时到厂房巡检。每次抄表她都仔细反复核对数据,每次巡检都严格按标准操作。对她来说,“好好干”就是把每一项工作、每一个操作准确无误地完成好。

  随着龚嘴电站历经多次发展改革,张小萍也先后在化验员、安全员等多个岗位上转换,但无论哪个岗位,她始终记着父亲的话,认认真真干工作,扎扎实实学技术。第一代大渡河人的艰苦创业她从小就看在眼里,父辈身上那种不讲条件、只讲奉献、奋斗的精神品质,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

  进入新世纪,大渡河水电开发掀开崭新一页。一大批水电工程接续而上,大渡河水电项目也迎来陆续投产的高峰期。2011年,张小萍的儿子罗涛从四川大学毕业。小时候常常缠着妈妈要去看大坝的罗涛进入国家能源集团大渡河公司工作。

  儿子被分在了偏远的革什扎水电站,起初这让张小萍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那里是藏族聚居区,出门就是大山,那时候每逢儿子休假回家,我一整天揪着一颗心。因为山路难走又危险,400公里的路,从早上8点出发,有时晚上8点还到不了家。什么时间儿子安全到家,我才能放下心来。”

作者:王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