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9时

华润集团:打烊后的万家mart-《国资报告》杂志

当屏幕上截止到晚上九点的最后一个订单显示为绿色“已完成”时,迟晓媛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

这天,她和另外两个同事一共完成了117个线上配送订单。这意味着从接单拣货到交付骑手的流程,他们重复了117遍。一般情况下,这个流程被严格控制在15分钟。

夜幕降临,争分夺秒的线上销售告一段落,距离万家Mart结束营业还有一个半小时,不少附近的居民会赶在打烊前挑拣一些打折售卖的生鲜货品。销售员们也愈发卖力向一天的业绩发起最后冲刺。

这天,超市进出口处的8台POS机只开了两台,21台自助结账终端却开足了马力,2位引导员在自助区两端负责核单和引导。由于移动支付的普及,现在他们要承担每天几千次的客流压力,现金员也是最先受到移动支付影响的岗位之一。

晚上10时30分

华润集团:打烊后的万家mart-《国资报告》杂志

每周有三个晚上,林锐芬会在晚上10:30超市结束营业后,提着巨大的现金保险箱跟防损员一起把柜台收取当天营业的现金收回金库清点。林锐芬有着纤细的手腕和灵巧的手指。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承认:自己的点钞业务能力有些“退化”。

某次技能比武,龙华店有位同事在2分钟内点完400张钞票,让她好生钦佩。不过如今现金使用越来越少,晚上11点左右她就差不多可以完成当日的清点工作了。

当林锐芬在金库里手指翻飞地进行一天的清算时,楼下60多位员工开始进行超市打烊后的扫尾工作。他们把这间超市的300辆购物车和300个购物篮一一归位,检查货架、报损、消杀、补货等,还要再细心搜寻被顾客抛弃遗落在其他区域的“孤儿品”。

晚上11时

华润集团:打烊后的万家mart-《国资报告》杂志

潮汕籍员工陈梅卿已经是4个孩子的母亲,此时她正在对照落位图重新调整4个货架柜的瓶瓶罐罐。8层货架比她还高出一头。

几分钟前,一早起床就没见到妈妈的5岁小儿子哭着给她打了几通电话。11岁的大女儿总会懂事地照顾好弟弟妹妹,点好蚊香哄他们入睡。

万家Mart位于繁华的梅龙大道旁,周边楼盘有着美国西海岸的景观设计风格,在这些洋气时髦的高端住宅区外围则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城中村构成了解读这座城市的另一个注脚。

在万家Mart,更深沉的夜晚是属于电工和防损员的。

晚上11时30分

华润集团:打烊后的万家mart-《国资报告》杂志

电工汪祥林和同事留下来加班,每3个小时巡查一次遍布店面的100多处设备。抄表、记录冷链设备读数,保鲜要确保在10°C以下、速冻不能高于-12°C,完成一次这样的检查至少要花费40分钟。

汪祥林在万家工作了三年。考取了高级电工证的汪祥林是儿子心中的维修大师,还没落户的他这段时间最发愁的事儿就是家里适龄儿童的学位问题……

在这个清凉的夜晚忙碌着的远不止汪祥林一个。

午夜零时

华润集团:打烊后的万家mart-《国资报告》杂志

时间已过午夜,店长办公室的灯一直亮着。张华是万家最年轻的店长之一,去年8月底调到华润万家梅陇店后,今年1月5日万家Mart开业前的一个多月里,他3天只睡了十几个小时,全体员工一起加了6000多个小时的班,错过了无数个陪伴家人的时光。

华润集团:打烊后的万家mart-《国资报告》杂志

与此同时,防损员刘情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四块巨大的屏幕,8000平米店面的角角落落会通过散布其间的138个监控摄像头和2台监控机器人传输到他面前的64块小屏幕上。这间不大的房间充满了监控设备,发出的低频轰鸣和机器运转的余热,即便开着空调,体感也有20°C左右。他像福尔摩斯一般警惕地留意屏幕上任何需要引起注意的细微变化,守护这座巨大的建筑在睡梦中度过一个平静的夜晚。

而到了早上8点,他将回到公司旁边的员工宿舍,爬上小小的铺位,享受属于自己的延迟到来的睡眠。

Mart的宁静却持续不了多久,5个小时后,最早到来的生鲜部员工将接过夜晚的“接力棒”,迎接新一天的营业。来自深圳及周边各处的货车将浩浩荡荡地开进卸货区。随即,带着清晨露水的鲜嫩果蔬将被铺满货架,猪肉将被拆分成块、整齐地码放在柜台上,迎接早上的第一批顾客们。

清晨的太阳升起,喧嚣声、烟火气将再次充满整个店面,夜里发生的一切仿佛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只要你留意熟食区飘出的香气、一排排焕然一新的货架、洁净的地面、码放整齐的购物车……它们是无声而有力的证明万家灯火后的那些努力,曾真切地存在过。

文章来源:华润(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