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记者 刘青山

《国资报告》杂志2020年第8期

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投)成立于1995年,是国家投融资体制改革的产物,已经走过了25年的发展历程。25年来,国投家底不断丰盈——资产规模从创立时的70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6319亿元,年利润从亏损1500万元到盈利201亿元。产业结构不断完善——从资产“多、小、散、差”,接收划转涉及60多个行业的1000多个项目,到当前构建起基础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金融及服务业三大战略业务单元,投资了一批重点项目和行业领军企业。发展活力不断增强——2014年成为中央企业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单位,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建立市场化经营机制、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方面先行先试、大胆探索,取得了新突破。

2020年1月19日,白涛调任国投新一任董事长、党组书记,不再担任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党委副书记。

上任后,白涛充分借鉴国有金融企业改革发展经验,立足国投使命定位,更加强调市场化改革方向,更加突出战略引领和资源配置能力,更加关注风险管控,以编制“十四五”规划为契机,统筹谋划国投新时代改革发展的总体构想,致力打造世界一流资本投资公司。

在接受《国资报告》独家专访时,白涛表示,随着疫情在全球的加速蔓延,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国投面临新的风险和挑战。他提出,集团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要增强忧患意识,强化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强化责任担当,凝心聚力,推动集团改革发展再上新台阶。”

专访国投董事长白涛:以编制“十四五”规划为抓手 推动改革发展再上新台阶-《国资报告》杂志

 历史回顾:发扬一种精神,提升四大能力

《国资报告》:今年是国投成立25周年。作为国投新任董事长,您如何看待国投25年来的发展历程?您认为最重要的经验是什么?

白涛:1月19日我到国投任职后,与班子其他成员分别交换意见、听取情况,看了有关文件和大量的资料,听了一些职能部门的工作汇报,对公司情况有了一个总体了解。

25年来,在王文泽、王会生两任“班长”的带领下,在历任班子成员和全集团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国投经历了大刀阔斧的多次转型,走过了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产业结构由散到合,资产质量从低到高,管理状态自乱而治,发展改革和党的建设都取得了很大成绩。公司作为深化国企改革试点,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领导的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

25年来,国投的发展贯穿着一个重要理念,就是始终勇于担当,不断改革创新。这个基因应该在国投继续延续下去,成为我们的传家宝。

《国资报告》:国投提出了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资本投资公司的目标。在您看来,新时代国投的定位应该是什么,世界一流投资公司应该具备怎样的特征?

白涛:国投是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必须坚持服务国家战略,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提升产业竞争力,这是党和国家赋予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使命和责任。

与世界一流企业相比,我们在核心竞争力、创新能力、产业影响力、管理水平、人才队伍、品牌文化等方面,都存在差距。我们要坚持目标引领和问题导向,加强对标,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不断缩小与世界一流的差距。

具体来说,国投必须提升四种能力,就是国企改革先行能力、产业培育引领能力、结构调整主导能力、投资业绩回报能力。提升这四种能力,可能是未来一个比较大的挑战。要想做到,还是要传承国投改革创新基因,不断改革创新。

 后疫情时代:增强忧患意识,迎接全新挑战

《国资报告》: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中国经济带来了较为严重的冲击。当前,国投的发展状态如何?

白涛: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投旗下投资企业发挥多元优势,在做好自身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加快钾肥、酒精等紧缺物资生产、调运。尤其是在国资委党委的指导下,我们和国资委新闻中心、央视频合作推出“春暖花开 国聘行动”,通过国聘平台助力特殊形势下的稳就业,作出了积极贡献。

国投经营形势总体稳定,尤其是4月份以来不断向好,上半年实现利润98亿元,基本追平去年同期水平。但也要看到,随着疫情在全球的加速蔓延,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国投面临新的风险和挑战:

外部来看,多数流行病学家认为,疫情会绵延到年末和明年春季,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将在较长时期下“带毒运行”。同时,疫情将推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变。

内部来看,国投的基础产业发展面临转型发展压力;战略性新兴产业还处于布局培育阶段;金融及服务业不确定性增加;集团总部对子公司的战略引领仍需加强;市场化、专业化人才培养需要加强。

面对严峻复杂的内外形势,我们要增强忧患意识,强化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守牢不发生重大风险的底线,确保集团健康平稳发展。下一步,我们要以编制“十四五”规划为契机,继续加强对未来形势的前瞻判断能力。

《国资报告》:您多次提到“十四五”规划,当前国投的编制工作进展到什么阶段了?

白涛:国投党组从3月份开始,全面部署“十四五”发展规划编制工作,期间我们走访了一些企业,也召集一些负责人进行座谈,不断地讨论和聚焦,已经有了初步的总体构想。

按照“固优势、补短板、强弱项”的原则,深耕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巩固基础产业优势,集中力量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积极稳妥发展金融及服务业。注重加强党建和中心工作相融合,以高质量党建引领集团高质量发展;加强投资方式创新、管控模式创新、体制机制创新,培育有活力有竞争力的市场主体;加强安全生产和风险管理,确保集团健康平稳发展。

短期的目标,我们希望从国内一流走向国际一流;远期的目标,当然是建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资本投资公司,在若干细分领域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影响力。

当然,现在的总体构想,还需要继续深化细化,“十四五”规划编制还处在中期阶段,还会进一步完善。我想,规划的编制过程,我们还是要实事求是。因为规划制定完,最终是要落地执行,是要跟踪考核的,而不是编制完了放在桌子里。在执行的过程中,可能还会有调整。

专访国投董事长白涛:以编制“十四五”规划为抓手 推动改革发展再上新台阶-《国资报告》杂志
国投高新控股企业神州高铁智能巡检机器人在上海动车检修基地现场作业

加快改革:突出市场导向,强化激励约束

《国资报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在您看来,国投的改革首先应该抓住的“牛鼻子”是什么?

白涛:国投自成立以来,就是“改革的先行者”,我们是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多年来,国投在混合所有制改革、职业经理人改革、加强市场对标,加强纪律约束方面已经做了大胆的探索。但在市场化改革方面还要再往前走走,党建与中心工作相融合还要进一步加强。

当然,这不是国投一家面临的问题。从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在这些年发生的巨大变化来看,转折点是上市。上市之后,外部监管约束加强,公司治理结构发生变化,企业加快了市场化进程。只有向着市场化的方向不断迈进,才能激发人的活力,才能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所以国投要以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为契机,制定集团深化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梳理细化目标任务,层层压实责任,切实提升综合改革成效。

具体来说,要从战略引领、资源配置、管理服务、党的建设四方面着手,建设创新协同高效的总部;加强股权董事队伍建设和制度建设,构建专业进取价值的子公司;持续探索国有相对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差异化管理;加强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职业经理人制度的顶层设计;稳妥推进薪酬制度改革,强化薪酬的期间约束、效益约束和行业排名约束。

优化结构:聚焦三大板块,强化“双轮驱动”

《国资报告》:25年来,国投始终奉行“有进有退”的投资理念,并且积极探索了基金投资等投资手段。“十四五”期间,国投如何优化产业结构,更好地服务国家战略需求?

白涛: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主业先天是多元的,但多元之中也要聚焦。

首先,基础产业要做优。国投电力、国投矿业要科学谋划,推动优化发展,国投交通要统筹资源,加快升级发展。要把现有的优势板块维持好。比如电力是我们的重要利润支撑,只有把这个基础做好,才能更好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做投资还得有耐心,要想做成百年老店,就得稳扎稳打。

其次,战略性新兴产业要做专。企业的资源、资本、人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包打天下。战略性新兴产业进入门槛高、资金投入大、专业人才要求高。所以我们的二级公司,比如国投高新、国投智能、国投检测等在制定“十四五”规划的过程中,还是要聚焦主业,积极稳妥发展。

再次,金融服务业要做精。金融板块是集团利润的重要支撑,但也面临业绩波动、转型创新、风险管控、资产负债管控等方面的挑战,需要统筹资源,加快升级发展。

作为一家投资公司,我们还要加强投资方式创新,要形成控股投资与基金投资“双轮驱动”的发展模式。基金是我们多年培育形成的独特竞争优势。“十四五”期间,应该更好地发挥基金投资的引领孵化、带动触角作用,发掘优质潜在控股机会,实现基金投资和集团控股直投的有效对接,形成接续投资的良好投资生态。

完善管理:强化风险意识,提升风控水平

《国资报告》:国投的产业中,金融行业的特点就很突出,尤其是风险管控压力较大。此前您曾长期在金融单位工作,在您看来,国投在统筹集团资源的同时,应该如何加强包括金融板块在内的风险管理?

白涛:金融行业工作久了,风险意识就会比较强。作为产业多元的投资集团,国投需要在四个方面进一步加强风险管理工作。

一方面要大力推行合规文化。开展全员合规教育,不断增强全员合规风险意识,促进合规文化深入人心。特别是要密切关注经营中的合规风险,坚持业务延伸到哪里,合规管理就保障到哪里,对合规问题采取零容忍态度,促进企业依法合规经营。

另一方面要健全风险管理体系。建立健全风险管理制度,优化风险管理组织架构,完善集团风险指标体系,按照“公司-子公司-控股投资企业”对生产经营指标和事项进行分级管理,前移风险管理关口,特别要增强对金融风险的敏感性和预警能力。

再一方面要加大信息化建设力度。强化IT硬控制和风险预警,建设覆盖全面、层次分明的经营和风险管控信息平台,实现信息及时准确的共享与传递,对企业生产经营风险进行动态管控。

最后就是要加强监督检查和追究处罚,完善风险闭环管理。将风险管理监督纳入“大监督体系”,对重大风险隐患、合规管理等问题失察或未及时报告处理,造成重大损失的,严肃追责、严格处罚。同时,以风险管理为切入点,根据不同板块业务特点,按照分级分类管理的原则,把风险控制融入到“投、融、管、退”全过程中,确保风险评估、风险预警、风险跟踪、风险化解等各个环节紧密衔接,形成有效的管理闭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