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到怒江州兰坪县通甸村的距离有2800余公里,从海拔4米的平原到海拔2400米的高原,从东部沿海到西南边陲,从繁华都市到穷乡僻壤,变了的是距离和条件,不变的是梦想和初心。700余天的驻村工作和生活,让来自中交集团所属中交上航局35岁的金佳炜从“工程人”转身“村里人”,从“驻村”到“驻心”,把一个陌生之地变成他心心念念的第二故乡。

金佳炜是怒江州兰坪县通甸村第一书记兼工作队长。2018年8月,他怀揣梦想,毅然来到这片全国深度贫困地区。为尽快熟悉和投入工作,长途跋涉的他没给自己“喘息”机会,第二天便迫不及待投入工作。

中国交建金佳炜:从“工程人”变身“村里人”-《国资报告》杂志

“七小时的跋涉,深刻体会到扶贫攻坚的艰辛不易。”金佳炜坦言,初次走村入户,他深受震撼。以前只听过“家徒四壁”,在通甸村,他是真切地见识到了。破旧的木板房、屋顶透光、墙壁透风……眼前的景象让他忍不住鼻子泛酸。与闭塞和贫穷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村民热情的招待、质朴的脸庞。第一次尝到彝族用来招待尊贵客人的迎宾酒——鸡脚酒时,金佳炜暗下决心,“一定不辱使命,有所作为,为通甸村民干些实事。”

事情远比想象中困难。起初的时间是最难熬的,语言不通、饮食差异、高原反应、山路艰险,“白加黑、五加二”的工作节奏一度让金佳炜晕头转向。最让他难以忍受的便是皮肤过敏。入村回来后不久,他身上便突然冒出一片片红疙瘩,又痒又痛。吃药、打针均不见明显好转,晚上更是痒得难以入睡。吃了抗过敏药后脑袋昏昏沉沉,第二天人也没精神,反反复复,很受折磨。妻子偶然得知后,心疼难忍,他却装作不以为然,克服身体不适,用最短时间完成入户走访工作。

哪里有需要,哪里就会出现金佳炜的身影。2018年9月农忙时节,和桂莲、和术娘等农户因缺劳力,田里玉米无人采收。金佳炜带领工作队,放弃休息时间,主动帮助收玉米。“要不是金书记他们帮忙,今年就白劳苦了!”和桂莲说起金佳炜和工作队,赞不绝口。

中国交建金佳炜:从“工程人”变身“村里人”-《国资报告》杂志

今年3月,村民罗跃梅家中失火,房屋、生产设备皆付之一炬,惨重的损失对罗跃梅无疑是当头一棒。“贫困户好不容易才脱贫了,好日子刚有奔头,绝不能让他们因灾返贫。”金佳炜立即发动工作队,一方面对罗跃梅家人进行心理疏导和安慰,鼓励他们从火灾的阴霾中走出来;一方面发动中交集团同事和村民捐款,为罗跃梅家送去了急需的生活用品,助她重建家园,恢复生产。罗跃梅逢人便说,要不是金书记和工作队,她都不知道怎么渡过难关。

在金佳炜看来,扎根基层,就是要用心用情为村民办实事。他帮助雀石宝家解决了多年来用电安全隐患问题;为孤儿沙映香争取到了易地搬迁进城入住的名额及助学金;帮蜂忠亮走出自卑和阴霾,重拾信心,成功考学、就业;帮助蜂小才残疾的母亲和姐姐办理了残疾等级鉴定等手续,使她们获得相关补贴;帮助春耕时受伤住院的蜂元福申请到民政救助,并发起募捐帮助他渡过难关……一桩桩、一件件看起来琐碎的事,却都是事关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头等大事。

驻村近两年,金佳炜入户走访1600余次,走过通甸村78平方公里的每一处土地。他在推进实施农危改、易地搬迁、生态扶持、教育和医疗帮扶等工作中,积极作为,使建档立卡贫困户在中华蜂、山地鸡、猪牛养殖及中药材、蔬菜种植等产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生态补偿脱贫和发展教育脱贫等项目中收益。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金佳炜常重复这句话。在扶贫攻坚的路上,他一路披荆斩棘,用真心和真情践行着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在助力通甸村脱贫致富的道路上,贡献着自己的青春智慧和力量。如今通甸村贫困发生率已由2018年的10.7%降至0.52%,并于2019年底成功脱贫出列,他本人也获得“怒江州脱贫攻坚贡献奖”。

文章来源: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