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贺程 仲微

《国资报告》杂志2020年第5期

国资委新闻中心以中央企业全流程舆情管理系统搜集的1463余万条信息为样本,对2019年度国资国企整体舆论环境进行梳理,归纳出新形势下国资国企舆论场所呈现出的新特征,盘点出2019年国资监管十大关键议题和国有企业十大热点事件,并对2020年舆情态势进行研判。


2019年舆情概况

(一)舆情总量:国资国企报道总量有所回落。据中央企业全流程舆情管理系统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国资国企相关报道1463万篇,较2018年减少26.5%。

(二)舆论倾向:正面中性报道占主流,舆论环境良好。2019年度,国资国企相关报道中正面中性占比92%;负面报道占比8%,与2018年基本持平,舆论环境整体保持向好。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围绕该话题开展的多项主动宣传、主题策划等贯穿全年,对舆论环境进行了有效引导,良好的舆论态势得以有效巩固。

(三)舆情走势:前三季度热点议题较多,报道量波动频繁。2019年前三季度,国资国企重要议题话题较多,同步带动舆论关注度,报道量随之波动频繁;进入9月,舆情走势趋于平稳。2019年度,舆论关注热点主要集中在:2018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多家央企整改情况、国家管网公司成立、第四批混改试点名单、美国制裁海康威视、“央地混改大潮”等话题。

(四)行业分析:信息通信及石油化工行业一如既往维持高热度。2019年,受华为事件、携号转网、运营商取消“达量限速套餐”、5G商用正式启动等话题影响,信息通信仍旧稳居行业热度第一。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挂牌、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等重磅事件推高石油化工行业舆情热度。此外,因受“南北船”合并、自主车企销量急剧下滑等影响,交通运输、汽车制造行业亦受到舆论较多关注。

(五)事件分析:安全生产及生态环保类事件较去年有所增长。2019年,国资国企领域安全生产及生态环保类负面事件有所增加,包括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部分央企环保整改力度不够、多家建筑央企发生农民工伤亡事件等。此外,贪腐类舆情也多于2018年,但影响力和传播力较为有限。

2019年度国资国企舆论研究报告-《国资报告》杂志


2019年舆论特点

(一)主动发声引领国资国企舆论场,宣传策划能力显著提升。2019年,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在第三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第四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中外企业合作论坛上发表的讲话,在学习时报及人民论坛发表的多篇署名文章等均成为媒体的重点报道内容,抬升了国资国企的社会关注度。2019年国资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和媒体通气会、发布的各项政策文件均有效地管理了议题。同时,国资国企在宣传策划上亮点突出,70周年主题宣传、央企最美奋斗者、科幻作家走进新国企、“一带一路”新国企等主题活动对舆论评价国企成就起到了引领作用。

(二)各类媒体高度关注国资国企改革,高质量发展成为聚焦主题。2019年,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主流媒体紧贴国资国企改革重点,发表了多篇重磅报道;市场化和专业化媒体对授权放权、两类公司、员工持股、经营业绩考核、工资改革、区域综合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给予高度关注。其中,各类媒体均聚焦中央企业在高质量发展中的贡献和成就,在报道内容和框架上保持一致、态度积极。

(三)国资国企领域专家型意见领袖影响力持续走低,网红型意见领袖推波助澜。近年,国资国企领域专家型意见领袖声量式微,在公众影响和话题传播方面的作用明显减弱。相比之下,2019年舆论场中网红型意见领袖的作用越来越凸显:编剧李亚玲微博曝光国航“监督员”大闹机舱、女作家六六发微博投诉电信运营商等事件均产生了极大的流量。这一方面是因为专家的政策解读文章日趋减少;另一方面和公众对国企改革等专业话题的兴趣衰减有关。

(四)大国重器、基建狂魔等话题受网民热捧,政策类话题关注度较低。纵观2019年国资国企在各大平台上的热点话题,大国重器、基建项目等内容明显受到网民追捧,在中美贸易摩擦、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情况下,由爱国心和民族性驱动的网民乐于关注国企的高端科技和宏大项目。相比之下,涉及国企改革发展的政策类话题因其专业性和复杂性缺乏更多关注,政策传播力度明显小于事件传播力度。

(五)短视频平台成为国资国企传播的重要阵地。2019年,国资国企生产出一系列质量高、传播效果佳的短视频作品,如:“与共和国共成长”抖音视频互动,话题阅读量突破12亿;联合快手共同发起“我为祖国比个心”视频征集活动,播放量超过4.2亿;“建设者家书”、央企国庆快闪系列“我和我的祖国”、“初心故事”系列人物报道等短视频策划也得到了良好的传播效果,短视频平台逐渐成为影响力最大的国资国企传播阵地之一。


十大关键议题与十大热点事件

2019年,国资国企领域各项改革进入全面落地期,一系列重磅政策文件接连出台,多项重大改革举措接连推出,推动国企改革向更深层次、更广领域拓展。

2019年国资监管十大关键议题包括:2019年央企高质量发展实现质效双升;加快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第四批混改试点落地;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即将出台;国资委开启分类授权放权;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中央企业股权激励加码;“双百行动”进入实际落地期;国企重组呈现出专业化和央地联动新特点;国资国企助力脱贫攻坚。

2019年国有企业十大热点事件包括:上海新兴血液制品艾滋抗体阳性事件;中船工业和中船重工实施联合重组;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多家央企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力度不够;东航等中国航企向波音索赔;美国制裁海康威视等中国企业;中央企业国庆阅兵献礼70周年;国航“监督员”大闹机舱;三大运营商5G商用正式启动;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挂牌成立;长征五号遥三运载火箭发射成功。


2020年舆情研判

(一)舆论将重点关注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新华社《瞭望》杂志的问卷调查显示,受访经济学家2020年最为关注的改革选项里,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国企改革、改善营商环境、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对国有企业而言,三年行动方案已经迫在眉睫,舆论普遍期待2020年国企改革能够取得突破性进展,高度关注国资委2020年的各项政策举措能否从制度上落实好国有企业改革顶层设计,进一步明确改革的目标、时间表、路线图。

(二)公众更加期待国有企业在经济下行期的业绩表现。财政部信息显示,2019年1-9月非税收入增长29.2%,一些特定机构和国企上缴利润及盘活国有资源资产收入增加。2020年经济下行压力仍将持续,在接连的减税降费改革中,国有企业将在支撑财政收入上承担重要角色,舆论会更加期待国企特别是央企扮演好中国经济的“压舱石”和“顶梁柱”角色。

(三)中美经贸摩擦将继续考验国企研发创新能力。中美贸易摩擦将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国企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国有企业如何提高内生性的研发创新能力是一项重大考验,在生产性资本、人力资本的边际效应逐渐递减情况下,如何依靠科技创新提高生产效率对国企改革发展有着重要影响,也会影响社会公众对国企的认知。

(四)2020年的财政政策或将拉动国内基建投资,相关国企机遇与挑战并存。各机构预计2020年中央将采取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提高财政赤字率,增加政府支出。随着户籍制度持续放开、城市群建设加快、交通强国战略和5G正式商用,机构预计基建投资增速有望回升至6-8%的水平,基础设施、交通运输、通信信息等领域的国企既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也面临着生产成本提升、市场竞争加剧、安全生产风险增多等挑战。

(五)汽车和地产行业或有回升,但相关企业需注意经营及管理风险。各机构预计2020年名义社消增速会小幅回升,汽车拖累消费的情况逐步消除、地产相关消费将会提振。但是,汽车行业国企需面对的问题是,2020-2022年将逐步取消商用车、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这些企业如何向高品质高质量发展将备受瞩目。地产方面,紧绷的政策正在相继变相或直接放松,以适应市场情况,随着地产投资的增加,“央企退房”、“央企地王”的论调有重燃的可能。

(六)国企海外生存不稳定因素增加,但区域贸易环境改善可期。受政经风险交织等因素影响,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或将继续下滑,推动经济发展的全球创新投资合作也会被地方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等文化因素所干扰,在海外经营的国有企业必将面对更为复杂的环境,在投资、合规经营、社会责任等方面都有相应的舆论风险。利好消息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预计2020年初正式签署,将为地区国家共同应对世界经济下行压力注入动力,进出口方面或可改善。


舆论引导建议

(一)做好疫情相关的风险防控和舆论引导工作。从当前形势来看,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面临着生产要素价格提升、生产率下降的风险。疫情防控和经济增长的矛盾或将持续到第二季度,这对企业完成全年目标有着较大的压力,如何协调生产和防控的关系,稳定舆论预期是一项重要且艰巨的任务。

(二)加大政策传播力度,做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的发布与传播。国资委2020年改革重要任务就是出台并贯彻落实三年行动方案。一方面是需要借助主流媒体的力量加强对相关改革文件的宣贯和传播;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发挥好国资国企领域相关专家的智力资源,发布兼顾专业性和普及性的解读文章,增强政策文件的传播力度,显现国资委在提升制度效率方面的积极努力。

(三)做好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和科技创新的宣传和引导,凸显家国情怀与民生价值。国企高质量发展和科技创新的宣传应当兼具家国情怀和民生价值,不仅要展现国企在国家经济增长方面的重要作用,而且要让民众切实感受到发展和创新对自身的积极影响,利用小切口故事化的叙事模式,把复杂专业的内容转化为通俗易懂的话语,扩大传播影响力。

(四)加大国企海外传播力度,密切关注“一带一路”沿线国和RCEP协议国相关舆情。2020年,国资国企应在英文内容生产、海外社交媒体品牌开创方面着重发力,努力构建国际国内全媒体宣传体系,加强海外舆论传播能力建设。同时,围绕“一带一路”建设、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等舆情高风险话题,密切关注相关国家的政经信息和社会动态,做好海外舆情监测研判。

(五)继续发挥新兴媒体平台的传播力量。继续下沉宣传受众层面,重点发挥短视频等新兴媒体平台的传播力量,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制造类话题关注度引导、受众正面情绪带动方面。同时,充分利用好各类媒体平台的传播优势,提升“计划外”有效舆论引导能力,做大做强国资国企正面舆论场。

(作者单位: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