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刘斌 朱一方 杨祥璐

《国资报告》杂志2020年第4期

2020年新年伊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毒爆发,传染性强叠加春节时点因素,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造成广泛影响。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在各国蔓延使我国面临的外部环境进一步恶化,国民经济下滑尤其影响居民消费信心,汽车作为老百姓消费的大宗商品,疫情不仅加剧全年汽车市场下滑态势,并对企业的生产运营产生直接冲击。为此,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立即组织专门团队,调查研究疫情影响和企业实际困难,并立足独立、公正、第三方的行业定位建言献策,提出了以“稳市场、稳企业”的政策建议。  

疫情直接冲击我国汽车生产

一季度汽车生产复工容易复产难。汽车产业具有产业链长、涉及范围广特点,湖北省汽车零部件供应体系无法按时恢复生产,同一链条上的部分车企或因缺件无法正常排产,进而影响整体汽车产业。

一是1季度汽车企业普遍面临复产难。整车厂复工主要受员工复工率、上下游供应链、供应商库存、物流运输等决定,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月12日183个整车生产基地中仅有59个基地开始复工复产,仅占32.2%。3月后复工比例逐步提升,合计年销售额占96%以上的前23家企业集团3月11日达到90.1%,但整体复产率为40%左右,员工返岗率为77%,可见复工相对容易但完全达产困难较大。2019年湖北省整车生产量占我国汽车产量的8.8%,湖北车企在3月10日左右才逐步复工,滞后其它地方企业至少两周,恢复正常生产困难导致研发及生产进度、供应链恢复、产品公告、上市准备遭受巨大影响。

在2019年汽车产量排名前十的省份中,湖北、浙江、广东三省为疫情重点区域,合计超过确诊病例数的86%,这三省也是全国重要的汽车产业聚集区,汽车产量占全国产量的1/4左右,疫情对汽车生产影响较大。

二是我国整车生产量急剧下滑。2月,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汽车产量出现大幅下滑,仅完成28.5万辆,环比下降83.9%,同比下降79.8%。1-2月,汽车产量完成204.8万辆,同比下降45.8%,累计比2019年同期少生产242万辆,相当于全年产量的9%-10%。

三是全国汽车供应链面临中断威胁。虽然整车企业基本已形成整车厂多地生产、供应商多点布局的生产格局,但后续零部件交付不及将导致整车产线停止。上汽、北汽等集团在湖北等地有较多供应商,如北汽在湖北、浙江、广东供应商占其供应商的30%,疫情导致国内集团受到生产中断威胁。在中国投资建厂的15家跨国整车企业2月都遭遇停产,且由于中国供应商的停产,有12家已停止或将即将停止其海外计划。

四是整车企业与湖北供应链紧密程度决定了受影响程度。一是严峻疫情对在湖北扎根的车企影响最大。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全球汽车工厂最密集的区域,此处聚集着东风乘用车、东风新能源、东风本田、东风雷诺、东风风神、神龙等整车企业,复工复产时间滞后全国,受到的冲击最大。二是对在湖北采购较多零部件的汽车企业有较大影响。湖北作为重要的零部件生产基地,形成了以德尔福、法雷奥、伟世通、万向等500多家汽车零部件企业组成的一条涵盖变速箱、底盘、车身、电子、内饰、玻璃等产品的完整产业链。上汽、北汽在湖北均有一些零部件采购,受影响较大。三是中国品牌在湖北汽车生产工厂相对较少,在复工复产方面的主动性与积极性普遍好于合资品牌。

疫情冲击下稳定汽车产业五点建议-国资论坛

疫情导致全年汽车市场加速下滑

一是2月经销企业复工率低和消费者居家隔离使得销售停滞。2月多数4S店未开工,到3月后开工率才逐步提升。根据汽车流通协会对126家汽车经销商集团的8251家4S店复工调研情况,截止3月11日全国汽车经销商综合复工率为50.69%,其中门店复工率达到82.8%,客流恢复率约44.2%,销售效率37.5%。1季度进店客流不足的同时,也存在畅销车型受生产停滞、物流管控等因素影响,库存无法及时补充。

二是全年汽车市场预计下滑20%左右。按月度来看,2月份汽车市场触底后逐步恢复。根据中汽协统计数据,2月汽车销售同比下降79.1%,1—2月汽车销售223.8万辆,同比下降42%。2月降幅已触底,疫情控制后汽车市场将逐步恢复,但全年销量仍将大幅下滑。综合当前的各方面因素考虑,2020年汽车市场下滑幅度将在20%左右。

三是小排量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或将受到更大冲击。中小企业资金较为薄弱遭受疫情影响更大,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70%的购车人群与中小企业相关,众多中小企业面临着减薪或者裁员直接导致购车人群收入减少、购车能力下滑、消费信心不足,这直接影响小排量及中低端乘用车的销售。同时,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首次下滑,占全球市场比例也降低到48%,疫情冲击下车企经营压力增大和共享出行需求的大幅减少,使得2020年网约车市场规模下滑,而新能源汽车相对燃油车更高的价格、充电桩审批建设暂缓也将制约新能源汽车私人消费。

四是居民收入下滑和消费信心受挫有可能导致市场长期下滑。中小企业生存困难导致投资、内需、外贸都产生重大影响,整体的购车需求也会因经济下行和消费力受损而减少。未来汽车市场面临严峻考验,有企业甚至认为汽车市场将连续三年下滑。  

复产和销售难导致汽车企业面临生存困难

一是停产对企业造成的损失惨重。生产线停止或低位运行将直接导致主机厂一季度的盈利下降。迟复工将导致产量受挫,同时汽车制造企业各项成本会不同程度增加,使得汽车制造行业上下游企业压力陡增。

二是疫情冲击导致国六产品库存难以消化。轻型车国六a阶段排放标准及其I型试验PN达标值将于7月1日实施,企业仍有大量PN过渡限值类产品和国五库存待售,疫情增加了库存处理难度。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截止2020年1月,行业国五车辆库存约26万辆,国六车库存约为314万辆,其中相当部分车型是PN过渡限值类产品。从库存产品结构来看,主要是SUV和轿车占到库存总数的90%,分别占库存的48%和42%。从车型品牌结构来看,国六车库存基本和现有市场格局类似,42%为中国品牌生产企业、58%为合资企业。销量越多的企业库存量多,其中,上海大众、一汽大众、上海通用、东风日产四家主流合资企业库存量就占到整体库存量的1/3左右。因此,国六车库存是全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需要采取有力措施应对。

三是汽车企业生产经营普遍面临较大压力。汽车企业面临营收下降、运营成本升高、盈利下滑问题,原材料、物流及人工成本上升,尤其是复工延迟、交通限行,原材料成本上浮,上游零部件企业成本、物流成本增加等导致制造成本升高,不少企业面临近1个月无产量、无收入、无现金流的“三无”极端局面。不能开工但经营必须支出工资等经营,用工、租金、税收导致现金流紧张,也存在客户业务停滞加大应收账款回收难度。对不同类型企业来看,整车企业状况普遍好于零部件企业和经销商,国有企业集团状况普遍好于中小型民营企业。对燃油车企和新能源汽车企业来看,新能源车企尤其是还在生死线上的造车新势力形势更为严峻。  

对稳定我国汽车市场和稳定汽车企业的建议

汽车消费牵一发而动全身,若受疫情影响市场大幅下滑、叠加企业倒闭潮带来就业、金融等连锁反应,将对国民经济造成较大冲击。2月《求是》发表的习近平署名文章《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明确指出:“扩大消费是对冲疫情影响的重要着力点之一。”并要求“要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配额,带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因此,对冲疫情对汽车产业影响应以促消费为突破口,采取有力措施稳市场、稳企业,从而稳定我国汽车产业发展。

(一)尽快出台强有力促消费措施限购地区必须增加汽车新增配额拉动刚需。限购压制了刚性需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天津、海南年新增配额只有80万个左右,而到2月申请数量达到了755万个,疫情冲击下应适度释放部分刚性需求以带动汽车市场回暖。建议北京2020年将纯电动汽车配额增加6-10万个,其它地区可对燃油汽车号牌配额增量增加一倍。实施小排量汽车车辆购置税、汽车下乡等政策拉动燃油汽车消费。2009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小排量汽车减半征收购置税、汽车下乡措施对拉动汽车消费效果明显,汽车销量增幅由2008年的6.7%提升到2009年的46%。此次疫情对汽车市场的影响更大,建议再次研究相关财税政策出台的可能性。减轻新能源汽车企业资金压力。加快新能源汽车补贴资金拨付进度,对非私人用车放宽2万公里运营里程要求,延缓实施2020年1月1日起对新能源汽车补贴征收13%增值税的政策,参照美国经验试点将购买新能源汽车纳入个人所得税抵扣范围。

(二)适当放缓新标准和新法规的实施要求当前汽车企业面临的是生死考验,各管理部门应结合疫情影响将新标准和新法规实施时间推迟,降低库存压力。对满足国六排放标准颗粒物(PN)过渡期限值延长时间由原定的2020年7月1日推迟到2021年1月1日,未提前实施国六的地区延后六个月实施国六排放标准,重型车排放法规推迟半年实施。适度降低或推迟双积分考核要求,将原定的年度考核改为2020年与2021年合并考核。

(三)对企业实施阶段性减税降费措施延缓或免征收疫情期间企业需缴纳的各类税收,如房产税、土地使用税、附加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允许企业发生的抗疫公益性捐赠在所得税前一次性扣除。金融机构对汽车企业、经销商提供低成本融资渠道和休眠措施,对重点汽车企业,金融机构不抽贷、断贷、压贷,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对湖北等经营活动受疫情影响严重的经销商提供金融支持和减负措施。

(四)大力推进汽车企业转型升级具备品牌、技术、资金优势的企业受到的冲击相对更小,因此应支持我国汽车企业加大品牌经营力度和技术水平。建议研究开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由目前的75%提高到100%,以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提升中国品牌产品的技术水平。持续支持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关键技术的研发,以及关键零部件的生产和供应。不断推动汽车和零部件生产的自动化,大力提升我国汽车智能制造整体水平。

(五)积极发挥国有企业在稳生产、稳市场中的积极作用一汽、东风、长安等中央企业和上汽、广汽、北汽等地方国有企业是我国汽车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企业规模、市场份额、合资合作等方面看,国有企业在我国汽车产业发展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面对疫情冲击和国内外市场前景的不确定性,国有汽车企业应积极响应党和国家号召,坚定信心,积极作为,切实发挥顶梁柱和压舱石作用。一方面,想方设法控制成本,开源节流,推动本企业有序恢复正常生产运行。另一方面,顾全大局,加强协同,特别是处在产业链居中位置的整车企业更应主动担当,采取适当措施帮助供应商、经销商共渡难关。同时,建议国有企业认真研判国际汽车产业格局和供应链重构机遇,加快国际化发展步伐,充分利用国内和国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全力提升中国汽车产业国际竞争力。

(作者单位:刘斌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首席专家、汽车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级高工;朱一方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汽车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杨祥璐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汽车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