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机重装3项重大产品研制取得新突破-《国资报告》杂志


制造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关键部件制造

近日,国机重装与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成功签订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CRAFT)TF线圈盒先行件AU3制造合同。

国机重装3项重大产品研制取得新突破-《国资报告》杂志

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是《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十三五”规划》中优先部署的大科学装置,计划2030年建成。该装置将用于全球首个聚变实验电站,实现人类开发利用绿色无污染的聚变能。

TF线圈盒是聚变堆超导磁体研制的关键之一,而先行件AU3研制是超导磁体研制的第一步,也是关键性的一步。此次需要研制的TF线圈盒先行件AU3,要求开发研究满足-269℃严苛条件下运行使用的新型材料,解决冶炼、锻造、热处理、加工、焊接、无损检测等一系列技术难题,极其考验承接企业的全流程制造能力。国机重装凭借卓越的极限制造能力获得了项目,也为后续更广泛深入地参与项目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成功冶炼百吨级Cr12电渣锭

近日,首支100t级Cr12电渣锭在国机重装125t电渣重熔炉现场成功冶炼。

国机重装3项重大产品研制取得新突破-《国资报告》杂志

百吨级Cr12电渣锭主要用于超超临界发电机组关键部件——高中压转子锻件。该类转子锻件长期依赖进口,成为制约超超临界机组铸锻件完全国产化的瓶颈之一。百吨级Cr12电渣锭的成功生产,为超超临界高中压转子锻件的国产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国机重装3项重大产品研制取得新突破-《国资报告》杂志

从2019年首次冶炼、一次成功,到如今产品系列化、批量化,短短一年的时间,国机重装靠着过硬的冶炼技术,独立的知识产权,完成了超超临界转子锻件、燃机轮盘锻件、“华龙一号”核电机组等核心锻件的制造,领跑国内高端大锻件的制造技术和质量水平。


首批国产化高含硫撬装设备出产

近日,达州普光气田高含硫气田地面集输工程用分离器橇装设备(以下简称“高含硫撬装设备”)在国机重装顺利装车发运,标志着国内首批高含硫撬装设备在国机重装实现国产化并批量化生产,解决了我国“三高井”气田开采高含硫撬装设备依靠进口的难题。

国机重装3项重大产品研制取得新突破-《国资报告》杂志

高含硫撬装设备一直是行业高端设备,传统的此类国产设备成本低,但使用寿命短,涂层3年以后会大面积剥离,检修和维护工作量大。而进口设备则价格昂贵,且供货周期长,服务和质量难以控制。

国机重装3项重大产品研制取得新突破-《国资报告》杂志

此次国机重装生产的高含硫撬装设备属于国内首次自主研发,主要用于高含硫气田天然气的初级气液分离,设备通过管路完成对污水和天然气的计量和外输。

研制成功的高含硫撬装设备可代替进口设备,具备高强度的耐腐蚀性,设备使用寿命达30年,能节约气田开采成本,缩短开采周期,降低高含硫气田开采的风险和难度。


●国机重装●

国机重装3项重大产品研制取得新突破-《国资报告》杂志

国机重装前身为中国二重主业上市公司二重集团(德阳)重型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重重装”),是我国重大技术装备制造基地,也是世界重大技术装备领域少数具备极限制造能力的企业。

2013年,国机集团与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二重”)实施联合重组。

2015年二重重装主动退市。之后,中国二重及二重重装按照中央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部署,通过债务重整去杠杆、盘活资产去产能、瘦身减负去库存、提质增效降成本、整合资源补短板,业务布局、资产质量、运行机制不断优化,运营成本、负债水平、人员规模趋于合理。

国机集团以二重重装为平台,整合中国重机、中国重型院等国机集团重型装备板块优质资源,打造集科、工、贸于一体的国家级高端重型装备企业——国机重装,并持续深化改革,实现国机重装扭亏脱困,连续四年盈利,改革发展取得阶段性成果。

如今国机重装拥有16个国家、行业、省级研发创新与产业化平台,汇聚了以中国工程院院士、行业领军人物为代表的一大批顶尖人才,创造了近300项“中国首台(套)”,授权专利2000余件,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在内的400余项科研成果。

国机重装拥有全球最高等级极限制造能力,拥有全球化市场布局和国际工程承包与服务经验,具有从科研、制造到国际工程贸易的全产业链优势。不仅在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中发挥着战略性、基础性的重要作用,更成为代表国家高端装备制造水平、具有国际竞争能力、推进重大技术装备国际产能合作的中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