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跑遍大小药店也买不到一只口罩。如今,随着全国几万家企业转型生产口罩,我们看到国内口罩市场已经供需平衡。而且,今年3月和4月我国还向海外出口278亿只口罩。短短三个月变化如此之快,这背后发生了什么?

5月16日,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给我们讲述口罩背后的中国制造。中国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在节目中,向人们展示了中国石化在这场疫情中,“76天建成世界上最大熔喷布生产基地”的“跨界”之路。

单日出口10.6亿只口罩!揭秘背后的中国制造-《国资报告》杂志


01 口罩企业如今怎么样了?

其实,如果要描绘一下从春节开始到现在,各大口罩生产企业的工作节奏,那就是“”。目前国内口罩在市场上已经不再奇缺,是不是口罩企业的工作节奏就稍微慢了一点呢?

其实并不是

北京纳通医学科技研究院院长 董骧:
纳通集团自从2月份进入到口罩的生产环节里头以后,我们始终处于一种高度的满负荷的一种工作状态。机器是不休息的,那么生产人员每天两班倒这样的一种状态。

河南亚都集团总经理 张正男:
我们是在春节之前大年二十三就已经满负荷生产,从大年二十三一直持续到现在我们的生产现场依然非常忙碌。3月份、4月份之后的忙,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国外舆情带来的这种忙碌,从心态上没有像以前一样精神压力高度紧张。

新乡市华西卫材有限公司总经理 崔文波:
我们现在生产的口罩75%都是出往英国、法国、以及西班牙等欧洲国家。 现在仍然需要二十四小时不停机的,去加班赶制防疫物品。

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总经理 黄文胜:
我们是从1月21日,工信部直接通知我们春节要放弃放假,那么我们十条熔喷线一直满负荷运转。

3个月前,一罩难求现在,供需平衡背后正是有这么多企业的努力付出下面这个数字就非常真实:

单日出口10.6亿只口罩!揭秘背后的中国制造-《国资报告》杂志

2000万到2亿,这两个数字代表的是今年2月份,中国口罩日产能的变化。

随着国外疫情的蔓延和国内产能的增长,从3月1日到4月30日两个月里,中国共出口口罩278亿只。据商务部外贸司公布的数字,仅4月24日一天,就出口了10.6亿只口罩

三个月时间,口罩从供不应求到单日出口10多亿,背后是中国制造怎样的力量?

中石化旗下有一个电商平台叫易派客,它是做贸易的。虽然当时中石化还不能生产熔喷布,但是易派客手里有一批熔喷布,大约100多吨。这100多吨如果能够变成口罩,就是1亿多只。

如果按照正常的商务流程谈判的话,要40多天,于是就想到用新媒体来快速地匹配原料和设备,早一点把熔喷布变成口罩。2月6日下午,微博“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消息发出后,社会反响非常热烈,当时联系人的电话直接就被打爆了,到了7日中午就完成了11条线的生产签约。


02 为何中石化参与到口罩生产中

可能有人会感觉疑惑,为什么中石化要参与到口罩生产中?其实就与口罩的核心熔喷布有关。中国石化是口罩原材料的上游供应商,以前从未涉及熔喷料、熔喷布,乃至口罩生产为了抗击疫情,拼了!

单日出口10.6亿只口罩!揭秘背后的中国制造-《国资报告》杂志
从聚丙烯到熔喷料的加工过程▲

聚丙烯,本来是中国石化生产的一种塑料产品,从聚丙烯要到口罩大概还有四个环节,如果拿食品做比方的话,相当于从麦子到馒头的过程。

第一个环节是聚丙烯专用料,中国石化生产,相当于是麦子。

第二个环节叫熔喷料,就相当于麦子到面粉这一环节。

第三个环节就是熔喷布,大约相当于要把这个面和成一个面皮,就像咱们做成很薄的面皮一样,很多和好了,发好了。

第四个环节就是口罩,相当于面皮蒸成了花卷或者是馒头。

通过这四个环节,中国石化“跨界”转产,“76天建成世界上最大熔喷布生产基地”。

疫情初期,口罩紧张的背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熔喷布太稀缺了。

北京纳通医学科技研究院院长 董骧:
纳通在疫情之前是一家三类医疗器械的生产企业,疫情发生之后,也就是2月2号开始,接到北京市海淀区政府的请求,到我们实现投产,那么总共花了五天的时间,也就是2月7日我们的第一条口罩生产线建成。通过和中石化的这种合作,我们的口罩产能有了一个快速的增长。

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总经理 黄文胜:
这三个月以来,我们觉得压力非常大,因为熔喷布太紧张了。我们自己也觉得,有点扛不住的感觉。目前来讲,我们觉得中石化进来给我们减轻很大压力。

中国石化打通口罩全产业链,从种麦子的人变成了自己加工淀粉,自己擀面皮,自己蒸花卷,一直做到口罩的一个人。然而打通的过程并不是顺利的,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中国石化,本身是原材料的提供者,为了抗击疫情,打通口罩全产业链,转产熔喷料、建成熔喷布生产线,自产协产口罩,这背后是众多制造业的快速反应。

文章来源:中国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