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晚间,三峡水利发布公告称,其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获得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股票于4月16日复牌。

根据三峡水利发布的公告,当日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召开2020年第13次工作会议上,对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进行了审核。

根据会议审核结果,三峡水利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获得有条件通过。重组后的三峡水利将作为三峡集团以配售电为主业的唯一上市平台。

证监会在审核意见中还提到,后续要求三峡水利结合交易完成后净资产收益率下降等情况,补充披露交易完成后提高上市公司资产质量、增强持续盈利能力的具体措施。

2019年3月,三峡集团控股三峡水利,并启动了通过三峡水利重大资产重组,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联合能源88.55%股权、长兴电力100%股权,整体作价65.35亿元。由此整合了联合能源和长兴电力。

2019年12月,因未能充分说明并披露本次交易对提高上市公司资产质量、改善财务状况和增强持续盈利能力事宜,证监会未通过三峡水利的重组申请。

今年3月7日,三峡水利在年报公告中表示,将不遗余力地推进资产重组。

根据三峡水利4月7日发布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修订稿)》显示,三峡水利拟向新禹投资、涪陵能源、嘉兴宝亨、两江集团、长江电力、长兴水利、渝物兴物流等21个对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联合能源88.41%股权。

交易完成后,三峡水利控股股东仍为长江电力,实际控制人仍为国务院国资委,主营核心业务未变,仍为电力生产与供应。长江电力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下称三峡集团)旗下上市平台。

三峡水利本次作为三峡集团实施配售电业务的唯一上市平台,主要原因之一是与重庆市政府共同推动“三峡电”入渝。三峡集团曾表态要全力推动落实“三峡电”入渝,三峡水利重组是重要举措之一。

三峡水利起源于1929年成立的万县市电业公司,1997年8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为重庆市首家电力上市公司。

作为重庆市万州区域的发供电一体化公司,三峡水利在2017年设立全资售电子公司,曾被业内稀缺“厂网合一”标的。但受制于万州区经济发展水平及外购电成本,售电业务存在瓶颈。

2017年2月,三峡集团联合重庆政府,提出将乌江电力、聚龙电力、三峡水利、长兴电力四张地方电网将整合为一,实现重庆市四张电网在股权上的结合,成为重庆市“三峡电网”,调入三峡集团溪洛渡水电,从国网川渝通道入渝。

重庆地方电网除三峡水利外,还主要包括两江长兴电力、聚龙电力和乌江电力,均存在类似装机容量不足、外购国网电力价格较高的问题。

为进一步确保三峡水利未来业绩可实现、可持续,三峡集团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的三峡水利为三峡集团以配售电为主业的唯一上市平台,也是践行国家电力体制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平台,将通过多种方式,积极支持三峡水利后续发展。

重组后的三峡水利作为三峡集团配售电业务的唯一上市平台,有望在大股东的支持下发挥突出的战略协同作用。

首先,三峡电入渝将进一步发挥“发-配-售电”业务的战略协同。根据重庆市政府和三峡集团达成的战略协定,重组后的三峡水利作为三峡集团实施配售电业务的唯一上市平台,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三峡集团的大水电消纳与地方电网形成协同效用,引入低价电将大大促进企业和区域经济发展。

其次,依托三峡集团,加快优质资产整合。重组完成后,三峡水利资产并购能力及经验进一步提升,将对网内及周边优质低价电源实施并购,同时筛选全国范围内优质的增量配网试点实施并购,并逐步整合三峡集团的优质配售电资产。

最后,长江大保护战略实施,促进产业链业务延伸。三峡水利与三峡集团正在大力实施主导的“长江大保护”发展战略形成良好的业务合作,业务范围将随着长江大保护项目的推进持续延伸,实现配售电业务沿江布局的战略协同;两江新区的继续开发,工业客户逐步落地,长兴电力开创的“电力设施金融服务、工程建设、运维及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业务模式”的系统性业绩增长方式,将为上市公司的发展提供广阔的空间。

三峡水利认为,本次重组是三峡集团积极响应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重大举措,三峡集团与重庆地方国企共同成立的长兴电力成为首批取得电力业务许可证的增量配网改革试点企业,也是电改标杆企业,通过本次重组将在更大范围形成改革示范,有利于进一步促进电力体制改革,有利于三峡水利突破发展瓶颈,拓展发展空间,进一步做优做强做大。

根据2018年度备考财务数据,重组前后,三峡水利上市公司资产规模由51.49亿元扩大至197.1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由28.52亿元扩大至90.23亿元,营业收入由12.98亿元增加至54.16亿元。

2019年,三峡水利实现营收13.07亿元,同比增长0.6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2亿元,同比下降10.26%。

通过此次重组,三峡水利将充分发挥四网融合协同效应,通过规模效应和协同优势降低购电成本和财务费用。重组完成后,售电规模增加,电价谈判议价能力及融资能力增强,有利于争取部分外购电降价,降低外购电成本及综合融资成本。

文章来源:中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