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国资入股上市晋企进行时-《国资报告》杂志

在等待一个半月后,山西上市民企跨境通的实控人变更正式落地。10月31日晚间,跨境通发布公告称,实控人杨建新、樊梅花夫妇协议转让给广州开发区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无限售流通股1.02亿股股份,已于10月29日完成了过户登记手续。而就在此前一个多月,另一家上市晋企美锦能源,同样引入了山西的地方国资。今年以来,地方国资入主山西上市民企渐入高潮,以进行“驰援”和“纾困”,随之而来的是国资纾困模式的升级,部分国资开始跨区域战略入股山西的上市企业。

A 广州国资“接盘”跨境通

10月31日晚间,山西A股上市公司跨境通发布公告称,近日,杨建新、樊梅花夫妇已将所持6.55%上市公司股权正式转让给广州开发区新兴基金,另外剩余15.47%公司股权表决权同时委托给新兴基金,后者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广州开发区管委会正式成为跨境通实控人。

此次广州国资对跨境通的“接盘”速度之快超出人们预期。事实上,就在今年9月15日晚,跨境通刚刚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建新与新兴基金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迅速敲定股权转让事宜仅用了一个半月。

此次股权转让的完成,也意味着连续5年稳坐胡润富豪榜山西首富位置的杨建新夫妇,正式“挥别”跨境通这家与自己相伴20余年的公司实控权。

作为跨境通原实控人的杨建新夫妇,于1995年创立国内知名裤装品牌——“百圆裤业”,并成功实现A股上市,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专业裤装企业。而此后,随着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杨建新便通过操盘上市公司收购环球易购等国内知名跨境电商企业,加速向跨境电商转型并快速成长为国内跨境电商龙头企业,2015年上市公司正式更名为跨境通,杨建新夫妇也自2015年以来连续5年蝉联山西首富。

不过,随着跨境通日趋成型及“转战”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青松股份,杨建新夫妇便逐渐从跨境通“抽身”,在卸任公司董事长退出管理层的同时,从去年开始相继筹谋通过出让股权或让渡表决权的方式,分别向徐佳东、四川金舵投资主动让出公司实控权,不过之后均未顺利“成行”,直至此次广州国资新兴基金选择“接盘”。而伴随着“新主”入主,跨境通管理层也开始调整。公告显示,由于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跨境通董事会已于近日收到公司多位高管的辞职报告。

随着股权转让尘埃落定,作为未来跨境通实控人的广州开发区管委会也再次显示出了其在资本市场的野心。事实上,近两年,这一国资已在资本市场频频发力,不完全统计显示,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在去年年底通过下属子公司收购利德曼(医药制造)和联讯证券(证券类)实控权;今年参股蓝盾股份(软件服务)、威创股份(电子元件)、众应互联(软件服务)、康芝药业(医药制造)和搜于特(纺织服装),在业内人士看来,本次获得跨境通实控权,则填补其在跨境电商领域的空白,提升其在跨境电商板块的竞争力。

B 美锦能源引入山西国资

事实上,跨境通并非唯一一家引入国资的上市晋企。

今年7月29日晚间,上市晋企美锦能源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美锦集团有意在对集团内资产、负债梳理、剥离的基础上,拟引进枣矿集团成为战投,美锦能源存在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变更的可能。公告显示,合作方枣矿集团系山东省内一家国有大型企业。

在此次国企混改的合作之后不久,就在9月份的第三周,美锦能源控股股东美锦集团在三天内连发两个大手笔转让公告,累计转让上市公司股权比重达12.34%,其中同样有地方国资在接盘。

9月19日晚间,上市公司美锦能源刚刚公告美锦集团拟将其持有的公司2.05亿股共计5.01%的股权,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杭州守成纾困企业管理合伙企业,转让价格为9.68元,转让总价为19.68亿元。相关资料显示,受让方杭州守成为有限合伙企业,在签订协议之时,仅成立半个月,其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均为民企背景。

9月20日晚间,美锦能源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美锦集团拟将所持公司3亿股共计7.33%的股权,协议转让给山西晋美纾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山西晋美),每股转让价9.68元,转让总价29.04亿元。

不同于杭州守成主要由民企背景公司组成,此次合计斥资高达29亿元入股美锦能源的山西晋美,有明显国资背景。资料显示,成立于9月初的山西晋美为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资本高达30.06亿元,普通合伙人为深圳晋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山西国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合伙人为晋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国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广东鸿运高新技术投资有限公司,其中,除广东鸿运高新为美锦能源在氢能源板块重要合作伙伴外,晋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晋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山西国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山西国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均为山西国投公司旗下直管企业,有着明显的国资背景。公告显示,在完成上述5.05亿股总价高达48.72亿元的两笔重磅股权转让之后,美锦集团持股比例将由原来74.36%下降为62.02%,但仍为公司控股股东,新进的山西晋美和杭州守成将分别为第二、三大股东。

C 地方国资“驰援”山西民企

就在今年年初,早有多家国资为山西的上市民企进行“纾困”。

1月中旬,民企东杰智能成为首家被国资“输血”的A股上市晋企,“输血方”则是山西设立的第一只民营企业纾困基金。1月15日,东杰智能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完成了2.25亿元非公开发行股票资金募集,而此次两大认购对象之一便为山西省首只民企纾困基金。公告显示,东杰智能的其中一家定增对象——合盛汇峰智能1号结构化股权投资私募基金有明显的山西国资背景。

同样在1月份,山西金控集团旗下的太行产业基金联合社会资本共同组建了名为“山西太行医药产业一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民营纾困基金,该基金将主要用于“输血”上市晋企振东制药的第一大股东——振东集团,用以缓解其暂时的资金压力。工商信息显示,山西太行医药产业一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2018年12月完成注册,由山西省太行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山西黄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龙源通惠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发起设立,前两者均为太行产业基金旗下企业。此次控股股东获“输血”后,振东制药也将成为继东杰智能之后,山西省第二家受益民营纾困基金的上市民企。

其后,在4月4日晚间,上市晋企亚宝药业发布相关公告称,此前一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山西亚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广东晋亚纾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签署相关协议,将公司8.18%的股权转让给广东晋亚纾困。披露信息显示,今年3月8日,晋亚纾困刚刚成立,主营资本投资服务(股权投资)。公司普通事务合伙人/执行事务合伙人深圳晋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晋阳投资)认缴出资100万元,出资比例0.2%;有限合伙人晋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晋阳资管)认缴出资2.84亿元,出资比例54.3%;山西亚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认缴出资2.38亿元,出资比例45.5%。其中,大股东晋阳资管则由山西国投旗下公司——晋商增信控股。晋亚纾困也就理所当然地拥有了国资背景。

在业内人士看来,多数上市民营企业被地方国资选中,是因其在相关产业发展方向上与地方国资的布局相契合,未来则可能演变成良性的国资与民企互动。

文章来源:山西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