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鹰”700飞机完成全机最严重工况极限载荷静力试验-《国资报告》杂志

3月4日,航空工业一飞院236强度试验厂房内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眼前被各种设备环绕着的一架飞机,十几台液压作动筒按照5%、10%……一点点将飞行载荷加到机体上,耳边似乎能听到结构在载荷力作用下轻微的声响。随着载荷级的不断增加,人们的心跟着紧张起来。

“3!2!1!”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又一架航空工业自主设计制造的飞机——“小鹰”700顺利通过全机极限载荷静力试验考核。

型号报喜意义非凡

“小鹰”700飞机是由一飞院负责技术开发的一款四座轻型多用途飞机。该机由深圳通航国际飞机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航国际”)按照CCAR23-R3部研制,是国内最新型的通用飞机,可广泛用于运输航空、通用航空、个人飞行、飞行员培训等。本次全机极限载荷静力试验,是对机身、机翼以及翼身对接接头等机体主要结构进行的最后也是最严重的验证试验工况,是对飞机结构强度的“终极大考”。

该工况极限载荷试验的成功,是近年来我国继多型大型飞机顺利完成极限载荷试验后,国内通用飞机领域完成的技术最复杂、难度最高的全机级试验,既标志着该型飞机主要结构设计验证工作的圆满完成,也标志着我国在通用飞机领域从设计到验证技术的又一次成功。

疫情防控科研生产“两手抓”

按照原定计划,“小鹰”700飞机全机静力试验将于春节后进行,以支持型号的适航取证和试飞工作。突发的疫情,给试验带来了重重困难。

在一飞院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周密部署下,试验团队坚持疫情防控和科研生产“两手抓”:针对外地职工制定周密方案,组织协调解决返回隔离等具体问题;针对现场协调、试验调试、开试评审等各环节,落实各类防护要求,积极推进试验准备工作;针对适航审查代表不能到达现场的问题,在前期试验得到适航审定代表高度认可的基础上,保密部组织协调制定周密方案,通过视频会议落实目击试验的具体要求;针对前期进度的影响,为充分化解风险,试验团队加班加点,进行了7次预试,对预试结果进行充分分析。为了大家的健康安全,也为了试验的质量安全,试验团队有条不紊、全力以赴将疫情影响减到最小。

党员勇当先锋

“小鹰”700飞机强度设计和试验团队成员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党员,疫情当前,他们充分展现了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党员王玉是试验设计主管、入党积极分子,万亚峰是主任师,首批复工的他们及时联络协调通航国际、适航代表及各专业人员紧锣密鼓进行试验准备,同时组织先期复工的各部件主管,再次进行全面的强度分析和风险评估,确保试验前检查细致、精准、无遗漏。

一飞院2所党总支纪检委员赵晓辉是发动机架强度设计主管,针对试验调试中发现的局部应力大的现象,她对结构危险部位补充了大量细节分析。疫情期间各项工作比平时更重,为了试验的顺利开展,她选择了早出晚归。

老党员杨剑锋是2所试验室主任、试验主管,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身份——一飞院公共卫生组成员,他每天都是早上第一个到、晚上最后一个离开试验现场的人。除了试验的调试准备工作,他还要对试验场地进行通风、消杀,确保现场人员的健康安全。正是在这样一批党员模范的带领下,每晚236厂房灯火通明,全体参试人员连续加班加点,大家始终以饱满的工作热情、积极的工作态度,努力拼搏,确保试验的圆满成功。

“小鹰”700全机极限载荷静力试验考核完成后,团队又马不停蹄地展开“小鹰”700各部件极限载荷试验的准备工作。

文章来源: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