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代军,成都产业集团—成都产业研究院)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不断取得突破,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社会正加快脚步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依靠信息技术创新驱动,不断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指出,“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对国资国企而言,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尤其是加快产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发挥国资国企战略支撑优势,利用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全面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将是“十四五”时期国资国企参与数字经济发展,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的重要途径,将有利于开创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新局面。

一、“十四五”国资国企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三个维度

自数字经济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迅猛。工信部对外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数字经济规模从“十三五”初的11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36.2%。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化之路报告》显示,2020至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年均增速将保持在15%左右。到2025年,数字经济规模有望突破80万亿元;到2030年,我国数字经济体量将有望突破百万亿元。预计到2025年,数字经济将带动全国就业人数3.79亿人。

着眼“十四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充分发挥海量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壮大经济发展新引擎。”

 就国资国企而言,在“十四五”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维度主要有以下三个:

 一是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在推进数字产业化方面,主要聚焦培育壮大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网络安全等新兴数字产业,构建基于5G的应用场景和产业生态,发展第三方大数据服务产业。在推进产业数字化方面,利用数字技术赋能国资国企重点行业,并在区域建设若干国际水准的数字化转型示范项目,深化生产制造、经营管理、市场服务等环节的数字化应用。

二是发挥国资国企海量生产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实体经济是我国的命脉所在,要勇于创新,坚持把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围绕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发挥协同联动的整体优势,全面塑造创新驱动发展新优势。未来,以国资国企海量生产数据为媒、以丰富应用场景为介,发挥数字经济的融合作用,将数字经济新动能注入到实体经济当中,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经营方式变革。

三是引领数字产业集群建设。积极参与智联体系建立与健全,推进数据跨层级、跨地区汇聚融合和深度利用。健全数据资源目录和责任清单制度,推动数据开发共享利用,尤其是深化基础信息资源共享利用,做实数字化基础设施,提升数字产业集群建设的引领性、先导性价值。

二、“十四五”国资国企参与数字经济发展需要处理好“对关系”

一是发展实体经济与自身数字化转型的关系。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而国资国企作为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在实体经济领域中占有重要地位,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其中,发挥国资国企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中的引领作用,强化数据驱动、集成创新、合作共赢等数字化转型理念,实现与实体经济紧密融合,将有效促进国资国企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

二是内外两个市场的关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对“十四五”和未来更长时期我国经济发展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落实到发展数字经济上,就要求国资国企在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进程中,必须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方式来落地实施,立足国内,加快建设沟通内外两个市场的平台,助力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质量的提升。

三是内外两种资源的关系。国资国企参与数字经济发展必须充分挖掘自身内部资源和引进外部资源,科学把握数字经济提升关键基础产业发展水平,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作用,构建一批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结构优化、布局合理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提升内外两种资源与产业上下游的紧密度,提高资源要素的流通效率,促进产业深度融合。

三、“十四五”国资国企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三个重点

一是加快数字基础技术发展。国资国企要主动作为,加快推动超大规模分布式存储、弹性计算、数据虚拟隔离等技术发展;加快推动大数据采集、清洗、存储、挖掘、分析、可视化算法等技术发展,培育数据采集、标注、存储、传输、管理、应用等全生命周期产业体系;加快推动传感器、网络切片、高精度定位等技术发展,协同发展云服务与边缘计算服务;加快打造自主可控的标识解析体系、标准体系、安全管理体系,加强工业软件研发应用,培育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加快推动智能合约、共识算法、加密算法、分布式系统等区块链技术发展;加快发展算法推理训练场景,推进智能医疗装备、智能运载工具、智能识别系统等智能产品设计与制造。

二是突出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十四五”时期,准确把握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新特点,是国资国企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出发点、落脚点。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我们的力量源泉。”人民是国资国企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力量源泉。因此,通过发展数字经济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需要解决数字经济给生产生活方式变革带来的挑战,特别是加强对特殊群体的帮扶,跨越“数字鸿沟”,增强人民对数字经济的认同感。

三是提高主业守正创新能力。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十四五”时期,国资国企在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进程中,应坚持把创新放在促进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地位,立足主业,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注重基础创新、推动组织创新、带动市场创新,做好“定位”与“定行”,暨“定位”,牢牢立足国资国企主业,在数字经济发展中找到正确位置,不偏离正确航向;“定行”,坚持发挥国资国企海量生产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进一步强化国资国企的责任和担当。

四、“十四五”国资国企引领数字产业集群建设

一是建设辐射型数字产业集群。当前,我国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等地区已经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数字产业集群。未来,国资国企通过参与建设辐射型数字产业集群,将多层次、多维度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模式创新。例如,根据《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四川)建设工作方案》,四川将以成都为试验核心区域,以区域中心城市和基础较好的城市为重要区域,以国家、省级产业园区和平台等为重要载体开展先行先试,带动四川全省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辐射型数字产业集群将推动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提升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整体竞争力

二是加强原生技术创新,支持数字产业集群可持续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必须切实提高我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把科技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为我国发展提供有力科技保障。”只有加强原生技术创新,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才能支持数字产业集群可持续发展。对表世界先进地区在数字产业集群发展上的经验,国资国企应注重创新投入中的“产学研用”合作,构建数字化创新生态圈,集中力量解决“卡脖子”问题,打造数字技术与产业发展融合的新阵地。

三是提升数字产业集群全球竞争力。数字经济是全球未来的发展方向,而数字产业集群是数字经济核心技术和应用场景融合的载体,更应该具备全球视野。“十四五”期间,国资国企引领数字产业集群建设,一方面要加强上下和左右各产业之间的协同,既捏合企业内部资源、国内市场资源,另一方面又要积极跨国界撮合全球资源,找到资源利用的“最优解”,推动数字产业集群全球竞争力不断提升。

【参考资料】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

2.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数字化之路报告》;

3.2021年1月25日,人民网—四川频道,《四川将以成都为核心区推进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

4.《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5.2020年11月17日,《光明日报》第8版,《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占GDP比重超过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