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在“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这一段中有如此表述: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实施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发挥大企业引领支撑和中小微企业协作配套作用。发展工业互联网,促进产业链和创新链融合,搭建更多共性技术研发平台,提升中小微企业创新能力和专业化水平。加强质量基础设施建设,深入实施质量提升行动,完善标准体系,促进产业链上下游标准有效衔接,弘扬工匠精神,以精工细作提升中国制造品质。这样的表述延续和细化了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产业链供应链的自主可控,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基础,在统筹推进补齐短板和锻造长板的情况下,对产业薄弱环节进行攻关,是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尽快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的必然选择。

其中,对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极核”城市之一的成都而言,全面增强在产业链供应链中的能级位势,推动成渝互动协同和成德眉资同城化、成都平原经济区一体化、五大经济区协同发展将是重点工作。《成都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指出,成都要“主动聚焦创新链布局产业链,以产业功能区为载体推动政产学研用深度融合,以新经济为牵引推动创新深度链接,强化创新应用转化功能,驱动新产品研发扩延、成链筑势,促进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那么,对成都的国资国企而言,该如何在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中发挥作用呢?笔者认为,可以从两个方面着力。

首先,强化“链条”之间的融合协同。2020年第21期《求是》杂志发表的《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一文指出,要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产业链、供应链在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这是大国经济必须具备的重要特征。要拉长长板,补齐短板,在关系国家安全的领域和节点构建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内生产供应体系。这一要求的提出指明了产业链供应链之间的发展必须实现良性互动,紧密融合协同。

对于成都的国资国企而言,一方面,要围绕“5+5+1”现代产业体系布局产业链供应链,突出“链主型”企业在产业链供应链端口上的引领带动作用,尤其在面对“卡脖子”问题的时候,要充分发挥“链主型”企业在创新要素聚集上的作用,从实际出发,着眼于全球产业发展和变革大趋势,瞄准世界产业发展制高点,以提高技术含量、延长产业价值链、增加附加值、增强竞争力为重点,发展集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同时,拉长长板,巩固提升成都在产业链供应链优势领域的领先位置,铸造一些“独门绝技”,持续增强成都的产业链供应链优势,提升质量效益,拉紧与国内外产业链供应链的关系,形成“扬长避短、相互促进”的局面。

另一方面,要积极发挥成都在产业链供应链细分领域的优势,做大做强做优产业细分优势环节。在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强的优势环节,要把“链主型”企业的强项淋漓尽致的发挥,通过优势环节放大“链主型”企业的辐射功能,助推整个产业链供应链的完善。尤其是要补齐短板,在产业链供应链的关键性端口建立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循环体系,做到既可“内循环”、也可“外循环”,确保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

“链主型”企业不仅是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不断增强的“推动者”,更是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不断健全的“实践者”。产业链供应链融合协同的过程,既是优化产业结构的过程,也是不断推进产业链供应链体系内各企业进行科技创新、管理创新、产品创新、市场创新、品牌创新的过程。把“链主型”企业建设好,就是要坚持产业化导向,加强行业共性基础技术研究,努力突破制约产业优化升级的关键核心技术,使产业链供应链各环节有机衔接,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供有力支撑。具体而言,就是要建立产业链供应链“两链”协作共进机制,密切链条上各企业之间合作关系,齐心协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的整体效率,实现公共价值最大化。

其次,提升企业“跨链”整合能力。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不断增强的最终目的是以市场为导向,全力满足市场需求。因此,打破产业链供应链之间一些固有边界的束缚,整合并优化配置资源要素,以实现统一目标,成为了检验企业市场化运营能力的“试金石”。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提升企业“跨链”整合能力,这不仅需要上下和左右整合产业链供应链的资源要素,更需要将目光投向远处。比如,加强国际产业安全合作,形成具有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产业链供应链。

对于成都的国资国企而言,只有锻造出较强的“跨链”整合能力,才能突破产业链供应链之间的壁垒,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加快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目前,可以在两个方向着力:一是鼓励产业链供应链各环节的优质企业,为资源要素的合理流动和聚集建立“一企一策”的体制机制,创造人尽其才的政策环境。尤其是要发挥好现有人才作用,同时揽四方贤才,择天下英才而用之。二是突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和投资公司的作用,完善国有资本投资基金体系,用以支持产业链供应链当中具有较大发展潜力的企业茁壮成长。(徐代军,成都产业集团—成都产业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