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记者 原诗萌
《国资报告》杂志2020年第10期

2017年8月21日,对中国工艺(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工艺)而言具有历史性的意义。这一天,保利集团正式对中国工艺实施重组,中国工艺也由此开始了由一级央企向二级战斗单元的转变。

保利集团表示,将以重组为契机,进一步发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优势,明确战略定位、业务布局和发展规划,构建有效的业务运行体系,切实发挥协同效应,充分释放重组红利。

3年之后,重组效应已经显现。2017年,即重组当年,中国工艺的营业收入是364亿元,亏损3.21亿元,2018、2019年则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15.6亿元、638亿元,实现净利润1.74亿元、2.18亿元。2020年上半年,在经济社会发展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情况下,中国工艺仍保持增长态势,营业收入395.1亿元,同比增长55.7%,实现净利润1.2亿元,同比增长21.6%。

2017年8月以来,在国资委的指导和保利集团的部署下,中国工艺以改革为动力,夯实发展基础,提高经营效益,多个条线和环节呈现出蓬勃生机,交出了一份过硬的重组整合成绩单。

优势和挑战

2016年,保利集团被国资委纳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开展了一系列央企间的重组整合,中国工艺就是其中之一。

2017年8月21日,国资委发布通知:经研究并报国务院批准,中国保利集团公司与中国轻工集团公司、中国工艺(集团)公司实施重组。

从当时中国工艺发展的形势来看,可谓是优势和挑战并存。

优势方面,中国工艺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行业积淀。中国工艺脉源有两支,分别是1966年组建的中国工艺进出口总公司,和1972年组建的中国工艺美术(集团)公司。2007年,经国务院批准,两家公司联合重组为中国工艺(集团)公司。

在企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中国工艺在贵金属、工艺美术、国际贸易等领域深耕多年,具备一定的平台优势、行业优势、资源优势及人才优势。

比如,在贵金属领域,中国工艺是上海黄金交易所的发起成员和理事单位,在工艺美术领域,中国工艺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手工艺理事会主席国代表、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理事长单位。中国工艺还是中国进出口贸易额前200强企业,资产遍布北京、上海、广东、山东、四川、福建等省(市),在重庆、成都、青岛、泉州等多地拥有创意产业园、物流园区。

与此同时,中国工艺的发展也面临着诸多的挑战。首先是名气大,但家底薄。中国工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晶告诉记者,中国工艺有着辉煌的过去,但业务以商贸类为主,净资产只有20多亿元,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资金链持续紧绷,企业发展对外部融资依赖较大。

其次是主业好听,但难赚钱。中国工艺美术行业规模大约9000亿元,平均利润率仅为5%,其中,珠宝首饰规模占比超过50%,利润率较高,传统工艺品企业利润率则低于5%。对中国工艺而言,贵金属和国际贸易业务在中国工艺中营收贡献最大,但平均利润率不足2%。

此外,中国工艺还面临着市场竞争潜在风险高,个别基层子公司沿袭旧有思维定势,发展活力和动力不足,人员结构偏老化等问题,这都给保利集团重组中国工艺提出了挑战。

产业梳理

保利集团在成长过程中,对多家企业进行过兼并重组,有着丰富的经验和积累。2017年开始对中国工艺实施重组后,保利集团经过前期的产业调研和班子调整后,拿出了重组的思路和方向。

2018年5月17日,保利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念沙考察中国工艺时表示,要在实现自身高质量发展上多下功夫,在发展中要注重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调整产业结构,通过提升竞争力和形成合力突出发展主业。

中国工艺按照徐念沙的意见,和保利集团“既重资产重组,又重产业培育”的原则,加快进行产业梳理。

2015年,中国工艺在“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做工艺美术全产业链运营商,并将主业分为原材料、产品经营、文化服务、商贸物流四个板块。

与保利重组后,中国工艺新的领导班子在梳理产业的过程中,有了新的认识。李晶告诉记者,通过比较和分析,中国工艺发现,贵金属市场容量在20万亿元以上,中国工艺依托铂金的优势地位,具备培育千亿级贵金属企业的潜力;工艺美术市场规模有限,但小散弱企业居多,品牌企业具备发展做大的优势;国际贸易业务的风险和收益则日益不匹配。

经过反复讨论,中国工艺最终形成了在贵金属和工艺美术这两个板块主动进取、加大投资布局的共识。同时,从中长期发展战略考量,中国工艺将国际贸易业务与资产经营板块一起,定位为防御性板块,不再对规模做要求,重点强调提升经营质量。

同时,中国工艺注重发挥与保利集团其他业务板块的的协同效应。比如,挖掘房地产C端优势,推进伴手礼合作。2018年5月,在保利集团的主导下,中国工艺又与保利国际联合设立保利石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双方发挥资源优势、人才优势,打造我国雕刻石文化龙头企业。

机制改革

在进行产业梳理的同时,中国工艺大力推动干部交流,并以三项制度改革为契机,努力形成以市场化为导向的激励机制。

“四个考验”是保利集团党委干部管理的传统。重组之后,中国工艺印发了《中国工艺有限公司干部交流管理规定》,坚持总会计师轮换、总经理轮岗、总部与下属企业双向交流。

经过前期努力,干部交流的成效已经显现。2019年,在中国工艺党委管理的86名干部中,有29人进行了职务、岗位调整,占比34%。通过加强干部交流,提升了干部队伍活力,优化了干部队伍配置。

在薪酬分配方面,中国工艺首先将子企业分为经营类和资产类,并按净资产划分为A、B、C等不同等级,然后因企施策。同时,中国工艺调整了子企业负责人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办法,从过去由基薪、绩效薪酬、EVA奖励、任期绩效薪酬等构成方式,调整为更为简单明晰的年度薪酬和净利润奖励两个部分,向增量和发展质量要效益。

改革激发了子公司负责人干事创业的活力。李晶告诉记者,过去经常是子公司负责人找到总部,说预算完成不了。现在则是主动向总部表示,希望任务能再多一点,企业的发展有了内生动力。

还有一些子企业负责人向总部提出,希望当年先不分红,尽快将企业净资产做大,上升到更高等级,从而获得更高的薪酬激励,这样虽然对之后的业绩考核提出更高要求,但企业自我加压,发展有了长远打算。

另外,以前中国工艺的干部流动较为困难,因为采取的是密薪制,子公司负责人担心换了岗位,收入会降低;而总部的薪资是固定的,旱涝保收,因此以往很难从总部向子企业派出干部。

中国工艺将企业进行分类分级,并采取年薪+净利润奖励的考核方式后,大家都觉得更有奔头了。B类公司的负责人愿意去A类公司,因为基薪高,增长空间大,同理,C类公司的负责人也愿意去B类公司,这样干部就渐渐流动起来了。

李晶告诉记者,有一件事让她深有感触。之前总部有一位干部,年龄偏大,希求安稳。推行改革后,他主动找过来,表示自己还能做点事,希望可以去子公司任职。

在完善子公司绩效考核体系之后,中国工艺还聘请第三方专业机构,对总部部门职责及员工岗位进行了梳理和再造,拉开岗位、职级差距,体现考核激励作用,推动公司总部去机关化,提高服务水平和管理质量。

“通过改革,我们为大家树立了正确的价值观,从原来的旱涝保收,转变成多劳多得,激活了大家的工作状态。”李晶说。

在中国工艺这样有多年历史的老企业中开展三项制度改革,难度和复杂程度可想而知,但李晶却有一套自己的“心法”。

“我的观点是,在特别复杂的情况下,要从最简单和最明晰的事情做起。所以我们先告诉大家什么是一个好的企业,树立正确的价值观,然后发挥考核的指挥棒作用,在子企业和总部两个层面建立新的考核制度,局面慢慢就打开了。”

成效显现

重组以来,中国工艺推进的改革还有很多。包括开展干部人才队伍建设,压缩企业管理层级,清理处置低效无效资产等等。

改革过程中,中国工艺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工作,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将全体党员干部的意志、行动统一到改革发展中,为改革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重组三年来,中国工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形成了高效、专业、规范的现代企业氛围,公司的主业也呈现出稳定和良性的运转状态。

其中,贵金属业务成为中国工艺业务最重要的支撑,2019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占公司整体的59%和34%,且抗风险能力增强,2020年第一季度,面对疫情挑战,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仍进一步提升,占公司整体的74%和58%。

工艺美术业务向内容领域延伸,自主研发的产品得到广泛认可,实现了国礼、企业定制高端商务礼品的突破。

国际贸易业务风险防控能力得到增强,优势品种逐步向实业转型,资产经营业务也加快资金回笼,迅速处置了一批历史上长期的低效无效资产。

重组三年来,中国工艺业绩稳定增长,发展质量有效提升。重组前,中国工艺在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和消化潜亏的基础上,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64亿元,亏损3.21亿元。2018年,中国工艺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399亿元,净利润1.74亿元。2019年,中国工艺持续盈利,实现营业收入638亿元,净利润2.18亿元。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于刚刚重组两年多的中国工艺而言,不啻为一场考验。中国工艺及时调整策略,抓牢铂金业务发展机遇,奠定了公司整体业绩的基础。同时,中国工艺把握业务节奏,积极应对挑战,总体业绩虽受疫情拖累,仍然实现了主要经营指标双提升,分别完成全年预算目标的60.7%和73.3%。

展望“十四五”

回顾三年来重组改革的历程,李晶有一番自己的心得。

她告诉记者,在改革过程中,要充分沟通,让公司上下都能充分理解改革的意图,和改革的目标、路径,这样才能形成合力,为改革的推进创造有利条件。

“比如我们在做总部的薪酬改革时,工作做得非常细,先是班子讨论,然后召开职工代表大会,一项一项讲解,把改革的事情跟大家说清楚。”

李晶还表示,关于改革,有很多经验和方法,国资委也提供了很多“工具包”。企业的任务,就是把最适合自己的方法找出来,而不是所有方法一起上。“所以还是那个观点,在特别复杂的情况下,从最简单和最清晰的事情做起。”李晶说。

2020年是“十三五”的收官之年,也是“十四五”的规划之年,站在重组三年的时点上,中国工艺对“十四五”做出了新的安排和部署。

李晶告诉记者,十四五期间,中国工艺在战略规划层面,将施行以贵金属、工艺美术业务为核心,以国际贸易、资产经营业务为基础的战略布局。

其中,贵金属板块,中国工艺将从贵金属的市场交易商向全产业链的平台服务商转型,寻找万亿市场中千亿企业的机遇。工艺美术板块,中国工艺将从工艺美术的资源整合商向美好产品的提供商转型,培育千亿市场中的百亿企业。国际贸易板块,中国工艺将严控贸易风险,战略退出“两头”不控业务,拓展优势品种,占领生产销售阵地。

与保利集团的融合发展,也是中国工艺“十四五”规划的重要内容。李晶告诉记者,资金层面,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中国工艺将加强与集团体系内基金的合作,充分运用贵金属业务带来的低成本资金,为产业发展持续输血。业务层面,中国工艺将提供工艺美术在生产、加工、销售、集散、产业升级中的实体概念,以及贵金属在精炼、交易、零售几个环节的交易概念和交易规模,寻找“工艺美术+”的概念地产协同机会。

“我们希望通过未来五年的努力,实现营收和利润翻番,再造一个中国工艺,步入保利集团内营收规模超千亿级公司序列,形成‘有主业无风险、有规模有质量、有团队有管理、有传承有创新’的新局面。”李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