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1月21日召开的中国海油新能源业务发展研讨会上,中国海油党组书记、董事长汪东进强调:“对中国海油来说,发展新能源产业不是一道选做题而是必做题。”

在国际油价低位徘徊、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困境下,国际知名油气公司以科技创新为先导,推动主体能源向绿色低碳、多能互补、终端用能电气化和智慧能源网等方向发展。

蓝海好“风”光——中国海油积极推动能源转型-《国资报告》杂志

面对能源转型的大潮,中国海油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发展新能源产业应把握战略优先原则、比较优势原则、融合发展原则、开放合作原则和积极稳健原则。”中国海油党组通观全局,审慎分析,提出了新能源的发展原则。

中国海油因海而兴,作为中国最大的海上油气生产企业,公司在开发传统油气、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同时,立足自身优势发展新能源产业,着力打造中国海油特色化技术体系和产业体系。海上风电便是中国海油发力新能源的一个突破点。

蓝海好“风”光——中国海油积极推动能源转型-《国资报告》杂志

风从海上来

在江苏沿海,一座座高达百米的风机屹立在绵延的海岸线上,修长的叶片迎着风不知疲倦地转动着,将源源不断的清洁电力输送至电网。

这是中海油融风能源有限公司(简称融风公司)的第一个海上风电项目,装机规模为300兆瓦,目前首批风机已实现并网发电。据了解,项目全部投产后,年上网电量可达8.6亿千瓦时,与同样发电量的常规燃煤火电机组相比,可节约标准煤27.9万吨,减排二氧化碳57.1万吨。

蓝海好“风”光——中国海油积极推动能源转型-《国资报告》杂志

融风公司于2019年7月在上海成立,2020年9月江苏项目并网发电,间隔不过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其间还经受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推进速度之快,大大超出项目建设各方的预期。

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各方的齐心协力,尤其是中国海油党组的大力推进。2019年9月,汪东进在上海片区现场办公,要求主动作为,更好地肩负起新时代的使命与责任。今年8月,汪东进在驻苏企业现场办公时,提出要加快海上风电和新能源发展,充分发挥中国海油首个海上风电项目的标杆引领作用,立足风电发展的经济性和环保性,在追求整体效益的同时为低碳经济发展作出海油贡献。

蓝海好“风”光——中国海油积极推动能源转型-《国资报告》杂志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还有中国海油的技术实力和人才队伍做依托。跨界电力行业,对战风斗浪的海油人来说挑战不小,但他们有着自己的优势——丰富的海上作业经验。中国海油在海上地质勘察、大型工程项目建造、资源开发的全产业链中形成了完备的管理体系,具备强大的技术实力和专业的人才队伍,这是公司大力发展海上风电得天独厚的优势。

尽管如此,中国海油的海上“追风人”依旧面临一系列考验。我国陆上风电发展迅速,产业已经进入成熟期,但海洋环境与陆地差异较大,海上风电机组的设计、安装、运行和维护必须综合考虑海况,技术要求更高,质检工序更加复杂。

蓝海好“风”光——中国海油积极推动能源转型-《国资报告》杂志

公司派驻的项目团队,时刻紧盯建造的每个环节,严格把控工程质量。海上升压站施工、长距离海缆敷设、大型风机吊装……每一项作业高效完成的背后都是融风公司与参建单位反复推演、多次研究、优化施工工艺的结果,确保了整个过程风险、安全、质量可控。

回首那段住农家院、住海上集装箱、啃着馒头的日子,融风公司江苏项目现场人员不由得想起第一代海油人艰苦创业的岁月,他们坚信中国海油的海上风电产业也能闯出一片蓝海。

从近海走向远海

我国拥有丰富的海上风力资源,但90%以上的风电资源在深远海,不满足于现状的海上“追风人”将目光投向了远方。而要实现50米水深的跨越,技术突破是关键。

海上漂浮式风电装备的研制是向深海进发的有效途径,中国海油类似浮式重型装备技术成熟,相关成果转化也相对容易。据了解,目前,融风公司正积极与研究总院、海油工程联手进行浮式风电装置研究。

随着对海上风电领域的不断深入,中国海油开始寻求更长远的融合发展。

蓝海好“风”光——中国海油积极推动能源转型-《国资报告》杂志

虽然海上风能资源丰富、风速高,但同时也伴随着随机性、间歇性和波动性等特点,随之带来电能质量不高的问题。尤其是当海上发电量变大,风电消纳难的问题会凸显出来。中国海油可以通过建设分散式电站,利用海上风电可替代海上平台10%~20%的用电规模。这样可以一举两得,一方面可以解决部分风电消纳问题,另一方面可以节约海上平台用气,有效降低海上油气开发成本。

有专家分析,电气化是降低海上油气生产碳排放的重要发展方向,将海上平台的电力来源由现在的自产油气发电改为使用岸电或海上风力发电,可显著降低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总量和排放强度。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海油的海上风电与油气田绿色生产的融合发展,必然会书写更多精彩。

蓝海好“风”光——中国海油积极推动能源转型-《国资报告》杂志

总体来看,技术和成本依然是制约海上风电发展的关键要素。据初步估算,目前全球面向深海的漂浮式海上风电造价超过近海风电的两倍,而近海风电单位容量造价是陆上风电的两倍。但海上“追风人”坚信,光伏产业的今天就是海上风电的明天,随着技术的进步,海上风电的经济性也会不断提升。

如今,风力发电机设备已经可以使用物联网、智能化等技术进行数据分析。结合中国海油数字化转型,未来新能源发展可以运用相关数字化技术缩短项目建设周期,将有效降低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融风公司积极探索寻求合作、共同开发的创新机制,为中国海油海上风电项目迈向更广阔的空间提供发展模式的样本。

在中国海油新能源业务发展研讨会上,汪东进提出,积极推进打造一个产业、探索一套模式、创新一组技术、培育一支队伍的新能源产业“四个一”工程。海上风电项目无疑是这“四个一”工程理念的具体实践。立足蓝海,走出蓝海,中国海油能源转型前景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