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路远,道阻且长

“一直以来,我都与山结缘。”中国核动力院一所热室副主任吴璐这样说道。出生在湖南某个山区县城的吴璐,大学来到了“山城”重庆,从懵懵懂懂的年轻学生到博士毕业,他在山城一呆就是九年,随后奔赴祖国大西南的深山——中国堆谷,而今已经是他在堆谷工作的第七个年头。

来到一所的前三年,吴璐就先后获得了中国博士后基金、四川省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防基础科研、预研专项等数十个国家级项目,承担的项目经费达数千万元,去年更获得了2019年度核动力院科技创新人才奖。

“如何能更深层次的看到缺陷,找到辐照效应的本质,这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情。”说起从事的研究领域,吴璐总是兴致勃勃、侃侃而谈。对于院所来说,吴璐所做的这些研究全部都是新技术、新方向、新课题,在辐照效应这个领域,吴璐有着他自己的底气和自信,而谁也想不到,吴璐与辐照效应的结缘其实是来到了堆谷之后。

中核集团吴璐:站在山巅看世界-《国资报告》杂志

山里的孩子,“倔”得很

2013年,吴璐博士毕业于重庆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当时的他面临着众多的选择。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了解到了核动力院一所,在他看来,核技术是朝阳产业,有着广阔的天地,而耕耘材料领域多年的他更清楚地知道微观的重要性,彼时的堆谷正在慢慢建立高分辨率、高精度的扫描电镜,很多设施设备甚至是国内首套,这对于吴璐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有未来、有需求,吴璐没有想太多,带着山里孩子特有的“倔”性,一头扎进了堆谷这片新天地。

刚刚进入堆谷的第一年,吴璐就面临着众多的难题。从材料科学转行到核科学与技术,从轻合金设计制备转行到核燃料与材料辐照效应,从实验研究转行到理论模拟,每个领域的知识都浩如烟海,每个项目任务都非常棘手,对于一个转行的新人,其难度之大,不可不令人望而却步。

而最让吴璐印象深刻的是在一次院级基金申报立项评审会上,由于学习积累的知识仍有不足,吴璐在会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位专家就直言指出了他的问题,并对他说了一句话:“小伙子,你多看看文献再来和我说吧。”

这一句话,彻底激起了吴璐骨子里的那股“倔”性。

而他,就凭着这一股子“倔”劲儿,白天学不会、就晚上加班学,工作日没弄清楚、就周末接着学,平时没搞明白、就假期继续学。他深切地明白,科学研究是做不得假的,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专注于从事的研究,才能有所成就,从而获得尊重和认可。

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吴璐在辐照效应专业领域打下的基础越来越牢。而在这个过程中,辐照效应五彩斑斓的微观世界仿佛为他打开了一扇大门,每一颗在中子轰击下跳动的原子就如同一粒粒彩色的糖豆,甜沁心脾。从此,吴璐与辐照效应结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缘。

中核集团吴璐:站在山巅看世界-《国资报告》杂志

山里的孩子,“野”得很

2014年,吴璐选择了进入博士后工作站,对他来说,既然选择这个领域就一定要做到最好。而对于博士后的课题,尽管他十分刻苦,但仍然感受到了压力。由于没有项目、没有经费、没有顶级设备,有很长一段时间吴璐都找不到研究方向,看不到出路,甚至产生了怀疑和动摇,自己是否真的适合科学研究?究竟何去何从?对于后续的发展和今后会从事的方向,深感迷茫。

也就是在那一年深秋,机缘巧合,吴璐参加了一场由院国合处组织的与乌克兰国家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IAP)的交流会。经过短短一个上午的交流,他便与IAP的专家聊开了。对于加速器辐照和多尺度数值模拟研究方向,吴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随后更是两次与IAP进行了互访。但由于当时核动力院没有相关的设施设备和相应研究积累,吴璐并没有就这两个方向开展深入的研究。2015年底,正值吴璐急迫地在寻找突破方向、着急申报项目和经费的时候,一所领导与IAP的所长一拍即合,计划将他送到乌克兰做访问学者。这一刻对于吴璐来说,无疑是黑暗中茫茫大海上的灯塔,为未来的研究方向指明了方向。

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吴璐与同事张伟怀着希望和梦想踏上了前往乌克兰IAP的求学之路。在那里,吴璐他们惊喜地发现IAP在加速器辐照和数值模拟领域有着非常前沿的技术积累。他全身心投入到了这两个方向的研究中。白天忙着学习理论知识、做课题和实验,晚上要完成国内的相关项目任务和学习更多的知识,吴璐甚至比在国内还要忙。

2016年1月底,春节已至,吴璐与张伟仍然远在异国他乡。虽然高强度的学习研究让人非常疲惫,但是吴璐他们仍然感到很兴奋。吴璐说:“这段时间虽然辛苦,但一定会是值得的。等我们回国了,很多年后回想起来,肯定会怀念这段宝贵的时光,这必将是我们一生的财富。”时至今日,这句话已然应验。在乌克兰IAP期间,吴璐和张伟一起掌握了加速器辐照和数值模拟方向的核心技术,也正是在这里,吴璐熬了两个通宵成功申报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正是这近一年在乌克兰的研究工作,为一所打开了辐照效应研究的新领域、新方向,为核动力院而今成立的“中-乌核电燃料及材料辐照效应联合研究中心”奠定了基础。

破局需要勇气,有时候“野”一点,但是能成事。

山里的孩子,“灵”得很

2016年7月,学成归来的吴璐开始大展拳脚。认知微观世界带来的灵感,让吴璐在辐照效应这个领域能肆意地挥洒他的天分,他有着自己的“野心”和规划。

吴璐凭借着在求学期间对仪器设备重要性的认知和工作中的丰富积累,一直主张重视凭借电子显微镜发展核燃料及材料辐照效应的微观机理研究。他坚持只有引进世界上顶级的电镜设备,才能做最前沿最本质的机理研究;有了这些设施设备,才能吸引更多的顶级人才加入热室这个团队。筑巢引凤栖,花开蝶自来。

万事开头难,要想引进顶级的设施设备就需要上亿元的项目经费支持,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十分幸运的是,吴璐有着邱绍宇研究员和伍晓勇研究员两位博士后导师,刚刚回国的吴璐立马开始申报项目。短短两三年间,吴璐带领热室团队先后申报了多个重大项目,在各类项目申报团队PK中脱颖而出,数十个国家级项目接踵而至。

在吴璐看来,做事先做人,做研究要探索、求是,做人要真诚、热情。在辐照效应机理研究这条路上,吴璐并不是单枪匹马在闯荡。他与母校重大开展合作,结识了正在重大学习理论模拟的潘荣剑博士;去电子科大调试服务器,认识了当时在读硕士的覃检涛。吴璐都对他们发出了邀请,希望他们到核动力院这个辐照效应团队,一起努力做出世界前沿的辐照效应微观机理研究。听说要远离都市,到大山里的山沟里做科研,通常人们总会有些犹豫,而潘荣剑和覃检涛都欣然答应了,潘荣剑说:“热室有着高校都没有的顶级设备,能在这种平台做研究我很有兴趣。”覃检涛说:“吴璐很真诚。”正是吴璐的这种真诚和热心,让热室的团队越来越壮大,也正是这个特质,才让吴璐在乌克兰IAP求学的时候获得了乌克兰专家们的信任,得到了他们的倾囊相授。

现如今,吴璐他们的团队已经发展壮大。通过大家持续不懈的努力,让整个团队有机会从原子尺度深入探索和认知核燃料及材料的微观世界,逐步形成了基于高通量工程试验堆的中子辐照实验平台、基于加速器的带电粒子辐照实验平台和基于高性能计算系统的数字化辐照研究平台三位一体的辐照效应研究平台,建成了从宏观性能到微观机理直至理论模型的全方位研究体系,使当前的辐照效应研究处于国内领先地位,更为核动力院成为中国核学会辐照效应分会的挂靠单位奠定了坚实基础。

大旗山下,青衣江畔,当年大西南深山里的一个小山沟,如今正朝着打造新时代中国堆谷的方向努力前进。吴璐时常在这里仰望大山,俯瞰江河,仙气缭绕的堆谷总是能给他的科研带来无穷的灵感。他一直说自己是山里的孩子,从山里来,到山里去,坚信终有一天,能够同团队携手一道,站在山巅,看世界!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