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日前夕,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吴燕生看望了参加过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志愿军老战士、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张履谦院士,向他表示亲切慰问并致以崇高敬意。

张履谦院士:“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家卫国,都是应该的”-《国资报告》杂志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家卫国,都是我应该做的,当时就是本着一种‘不信邪’的念头坚持下来,进行支援朝鲜人民抗击侵略者的正义斗争。”回忆起70年前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中国工程院院士、航天科技集团科技委顾问、雷达与电子技术专家张履谦感慨地说。

1951年对张履谦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幸运之年,也是一个新纪元之年。这一年,他从清华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军委通信部,第一次真正步入工作岗位,第一次穿上军装,第一次接触雷达,第一次奔赴前线……

面对陌生的一片领域,早已磨炼出过人意志的张履谦并不畏惧,他相信自己通过学习完全可以掌握新知识,而考验也很快就降临。

“我们国家的电子对抗从无到有,就是从抗美援朝反干扰那会儿开始的。”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处于艰苦相持阶段,美国B-29等飞机持续对鸭绿江两岸我方运输线狂轰滥炸实行“绞杀战”,并施放电子干扰,使我军预警雷达不能发现目标,引导指挥雷达不能引导战斗机进行拦截。紧急形势下,志愿军前线部队要求后方火速支援采取对策,排除敌方干扰。

当时作为军委通信部雷达处技术员的张履谦,被指派担负起参军后的第一次战斗任务。“美国飞机白天害怕我们拦截,就选择每天晚上过来轰炸。他们的飞机从东京一起飞,我们的雷达就受到干扰。”张履谦回忆,“这样一来,我们的雷达就变成了‘瞎机’,一会全黑一会全白,反正就是侦查不到敌机。”张履谦至今还清楚记得当时的情景。

时任军委通信部部长王诤亲自率队火速赶往中朝边境。上午接到命令,下午就启程。到达防空部队雷达站当晚,王诤亲自坐守雷达站阵地,看到了雷达受干扰情况,严肃地对张履谦说:“不解决这个问题绝不回去。”这是决心也是命令,张履谦的第一场实战考验开始了。

在简易的雷达站里,张履谦一待就是10多天,从第一次接触实战的雷达设备和技术资料,到请教雷达技师直至终于摸清这部雷达的原理和结构。之后,他和站里的技师们一道反复琢磨试验,成功研究出几种抗干扰措施,并且在缺乏无线电器材的情况下,因陋就简,创造性地用麻绳牵动罐头盒铁皮改变电路电容,做到了快速改变雷达频率,用“小罐头盒解决了抗干扰大问题”!

雷达改装好的当天晚上12点,美国B-29轰炸机像往常一样自日本起飞,我雷达站操作员在雷达受到干扰后立即启动了快速改变频率装置,成功实现了抗干扰发现敌机的目的。

为了让上述应对干扰的方法得到进一步普及和提升,张履谦完成任务回到通信部后,总结研究出一个变单个手动为联动的快速跳频装置,这种多度盘同步转动系统,不仅节省调谐时间,还提高了操作的准确度和成功率。

为了表扬张履谦在朝鲜战场上作出的贡献,军委通信部在当年年终总结时,给予他荣立三等功的表彰。

边干边学,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是张履谦在技术上快速成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参加工作伊始,组织上交给他解决雷达抗干扰的任务,使原本对雷达专业很陌生的他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带着工作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他查阅了各种文献资料,并最终圆满完成任务。

张履谦说:“只有跟工作结合起来,学习才有丰富的内容,才有强大的动力,才能钻得深、学得透、记得牢、提高得快。如果学习脱离了工作,就失去了意义,学习就没有动力,效果也就不会好。”

抗美援朝的经历让他“迷上”了雷达,“没人才、没仪器、没设备”的局面激起了张履谦的挑战欲,促使他展开了深入研究。此后,全军的雷达抗干扰工作都交到张履谦手上,当时他还不满30岁。这些经验和专业知识在“两弹一星”研制时再一次派上用场。

1957年秋,根据中央军委决定,军委通信部电信技术研究所的一批骨干力量,包括31岁的张履谦被调到刚成立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二分院,从此开始了献身我国航天事业的生涯。

上世纪60年代,“两弹一星”研制工作进入关键阶段,台湾国民党空军的美制U-2侦察机时不时飞往研制现场,刺探研制情况。

U-2侦察机是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高空侦察机,升限达2.4万米,普通的防空兵器打不到,机上配备先进的电子对抗设备。我方雷达一开机,U-2侦察机搜索到雷达信号就改变航向逃走了。

为此,张履谦等人和空军地空导弹部队一起制定了近战快打的策略,研发出抗干扰的雷达系统、再次以创造性的措施挖掘雷达设备潜力,在不断升级的电子对抗与反对抗中占得先机,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先后击落了5架U-2侦察机,从此,U-2侦察机再没出现在祖国大陆的上空。

张履谦院士:“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家卫国,都是应该的”-《国资报告》杂志

“没有抗干扰能力的雷达相当于一堆废铁,现在的导弹、电子武器、卫星都应该重视电子干扰问题,重视电子对抗技术。”张履谦说。

半个多世纪以来,张履谦为我国国防科研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见证了航天事业的发展历程。他说:“人生是短暂的,事业是无限的,我个人的工作很渺小,只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如今,张履谦依然每天忙碌在为之奋斗了半个多世纪的宏伟事业中,为我们树立起一个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的平凡而又伟大的榜样。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