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前8个月营收同比增加22.7%,利润增4.7倍—— 沈鼓集团永葆青春奥秘在创新-《国资报告》杂志
图为沈阳鼓风机集团生产的压缩机。
今年前8个月营收同比增加22.7%,利润增4.7倍—— 沈鼓集团永葆青春奥秘在创新-《国资报告》杂志
沈阳鼓风机集团大型离心压缩机加工现场。

作为一家有着86年历史的老牌制造企业,沈阳鼓风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永葆青春”的奥密就是创新。无论是努力攻关,打破压缩机制造技术的国外垄断,还是近年来率先转型制造服务商拓展新市场,创新成为这家老牌企业始终保持活力的最大动力。

沈阳鼓风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鼓”)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打个比方,人的心脏通过收缩舒张把血液和营养输送到全身,沈鼓生产的压缩机、核主泵就相当于是“工业心脏”,通过能量转换压缩将各种气体或液体输送到工业设备的各个环节。

以2个碳原子、4个氢原子组成的化合物——乙烯为例,作为世界产量最大的化学品之一,其产量被视为衡量一个国家石油化工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其“心脏”设备乙烯压缩机号称“装备制造业王冠上的明珠”,长期以来该设计制造技术被国外垄断,而打破垄断的破局者正是沈鼓。作为中国风机自主创新的重要品牌,如今的沈鼓已在行业内占据一席之地,并向着更高目标迈进。

鼓起奋斗志气

“沈鼓有一颗年轻的心,虽然它已经86岁了。”沈鼓集团董事长戴继双介绍,几代沈鼓人永葆国企青春的奥密就是创新。

“市场竞争,特别是国际市场竞争,从不同情弱者。压缩机国产化之前,国外企业即使漫天要价,国内用户也只能无奈接受。后续服务受制于人更是让冶金、石化企业吃了不少苦头。”沈鼓集团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姜妍说,沈鼓人早就憋了一股不服气的劲。

业内戏言:“压缩机一响,黄金万两。压缩机一停,效益为零。”压缩机对乙烯生产至关重要,尤其对石化企业而言更是明显。压缩机的早日国产化时不我待,沈鼓当仁不让地担纲起这个重大创新任务。

如何突破?靠腿。姜妍从辽宁到福建,再从广东到黑龙江,穿梭于国内各大炼化厂之间,她戴着安全帽,在几十米高的进口乙烯装置工作台爬上爬下,仔细查看同类产品的外观结构和运行情况。靠心。姜妍走访了国内各大科研院所,到图书馆去啃艰涩的外文专业资料。靠磨。3年间,经历了试车失败、修改设计、再失败、再修改设计的曲折过程,仅设计图纸就更新了300多份。终于,姜妍主导设计的乙烯压缩机2010年在华锦集团试车成功,实现了我国乙烯压缩机零的突破。

随后,他们在乙烯压缩机方面持续创新,制造能力从45万吨级逐步跃升到百万吨级。姜妍团队独创缸内加气法,在性能和效率等方面都优于国外机组,这也使得沈鼓成为世界上唯一能够生产多个领域压缩机的“全能王”,从而解决依赖进口产品的问题,为国家节省外汇几十亿美元。“现在,不仅国内石化企业的乙烯压缩机几乎全部由我们生产,而且沈鼓还成功进入国际市场。”姜妍言语间难掩自豪。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基铭曾慨叹:“沈鼓的乙烯机组是中国石化装备的国之重器,有了自主装备,我们就有了顶门杠,就有底气向进口产品说不。”

鼓舞创新士气

去年,一个国家级示范项目订单的签署,让沈鼓再次令世人瞩目——将为中国盐业集团岩穴空气储能项目提供离心压缩机设备。该项目将把电能通过高压空气储存到1000米深的盐洞里,再根据电网需要进行峰谷调节,从而实现智能电网向低碳、绿色发展,该项目将开拓一个上百亿元的新市场。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给企业带来较大冲击,但凭借不懈创新,今年以来沈鼓迎来了高质量发展的春天。”戴继双说,沈鼓对创新和创新奖励没有天花板,一定要把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几年来,无论市场风云如何变幻,沈鼓一直持续加大科研投入,支持科研人员投身基础研究,企业每年研发经费投入占比都达到6%以上。这使得沈鼓在压缩机气体动力学、转子动力学、传热学等专业技术领域不断取得重大突破,获得诸多自主知识产权。企业逐渐形成了特邀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等“两站三院五中心”的技术研发体系和产学研联合新模式,使企业研发试验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对创新产生的知识产权和专利成果,沈鼓还采取了股权激励和专利分成机制。创新有大奖,科研有股权,专利有分成,一系列鼓励创新的措施,营造了浓郁的创新氛围,一大批高端装备创新成果集中涌现。例如,西气东输长输管线压缩机、千兆瓦级核电站核主泵等一批“大国重器”相继问世。在高端装备领域,沈鼓在手重大项目订单占到订单总数的79%。

鼓足转型勇气

装备制造业若只停留在制造环节,再怎么创新也摆脱不开薄利局面,即便拥有核心技术,也只是把进口产品售价降下来。市场饱和、成本高企、包袱沉重,沈鼓对当前形势心知肚明。

当前,在制造业服务收入占总营收比重中,中国平均只有10%,发达国家平均达到了40%,国际领先企业则达到近70%。沈鼓必须鼓足勇气求变拓新局——向服务型制造业转型。简单来说,就是服务上“云”。

“有了云计算就等于有了‘天眼’。”沈鼓客服中心技术管理室主任赵铮把“云上转型”誉为物联网时代的服务生产力。2018年,“沈鼓云”正式上线,沈鼓产品在客户使用运行时的数据可实时采集、回传给集团的远程监控中心,沈鼓专家根据数据结果为客户开展远程监控与在线诊断,对设备做预知诊断和维护。目前,已有千余台机组纳入这一工业互联网络。其高效服务一年可为用户减少直接损失近3亿元、间接损失近6亿元。

赵铮介绍,只有对客户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超出客户的预期和需求,才会催生更多的合作。去年,沈鼓服务型制造业务占比达到31%,产品制造周期缩短近一半;企业综合经济效益指数同比增长42%,全员劳动生产率同比增长14%。今年1月份至8月份,沈鼓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2.7%,利润同比增长4.7倍。

这一转型还远远没有到位。用沈鼓合作伙伴移动云平台“销售易”创始人史彦泽的话说,工业互联网的红利绝大多数企业还没有吃到。“制造业向制造服务转型最核心的点就是客户数字化。它是打开产品定制化、生产智能化、销售线上化、服务即时化等新商机的钥匙。”史彦泽说,沈鼓已经率先嗅到了商机,未来还需鼓足干劲,拓展更大的发展空间。

文章来源: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