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到飞机、汽车,小到手机、玩具,集成电路是信息化时代的粮食。作为国内集成电路重镇,2019年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实现收入1706亿元,约占全国20%份额。

解决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当前上海正在建设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三大产业创新高地。上海市国资委提出,上海国资国企要扎实推进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在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由上海临港集团等国企打造的“东方芯港”正在崛起,助力临港成为张江、嘉定之后的上海集成电路新增长极。

临港新片区吸引集成电路投资过千亿元

今年8月中旬,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运行满周年之际,中国第一个12英寸车规级功率半导体自动化晶圆制造中心项目正式签约落户临港新片区。项目总投资120亿元,预计达产后年产能将达36万片。

“这是我们在中国落地的第一座晶圆厂,未来还将在国内新建更多的晶圆厂和配套的封测厂。”国内芯片龙头企业、A股上市公司闻泰科技董事长张学政说。

自去年8月挂牌以来,临港新片区的集成电路产业呈现爆发式增长。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积塔半导体、科创板上市公司沪硅产业旗下的新昇半导体、闻泰科技等一批领军企业相继落户新片区,总投资额达千亿元以上。

“过去一年,临港吸引的集成电路投资占上海全市60%以上。已落地和在谈的芯片制造产线不少于10条,与张江、嘉定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上海临港产业区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麟说。

部分落户的集成电路项目已取得关键性突破。今年年中,总投资为359亿元的上海积塔半导体有限公司特色工艺生产线项目正式投产。积塔半导体从事模拟电路、功率器件所需的特色生产工艺研发与制造,其所生产的芯片广泛服务于汽车电子、工业控制、电源管理以及轨道交通、智能电网等高端应用市场。

运用“补链”思维营造本土芯片产业“生态”

良“巢”引来“凤”争栖,集成电路在临港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良好的外部环境。

从芯片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再到装备材料,在集成电路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我国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缺失。实现芯片产业的独立自主发展,需要强化“补链”思维。

“我们现在招商也好,出台新政策也好,都会瞄准我国集成电路产业链的空白环节。”王麟说。比如,临港引进了国内第一家12英寸大硅片企业——新昇半导体,后来发现,12英寸大硅片生产出来后,还需要专门的包装材料。“有些企业,尽管产值不大,但作用很关键,这些细分行业的龙头也是我们的引进目标。”

随着集聚企业的增多,本土芯片产业“生态”逐渐成形。在临港新片区,一条马路之隔,分布着新昇半导体和积塔半导体两家企业。前者生产硅片,后者生产模拟电路、功率器件。“我们开玩笑说,以后硅片生产出来,冒着热气就能供应给积塔。”新昇半导体董事长李炜说。

在李炜看来,除了规模不断壮大,我国芯片产业上下游的合作也在不断增强。“一方面,我们生产的硅片已送到主要晶圆厂做验证。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自己的生产线上使用国产装备和材料。只有在使用过程中,不断发现问题,不断改进问题,国产装备才能不断迭代优化。”

形成高水平科技供给的“临港力量”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变,更加凸显了加快提高我国科技创新能力的紧迫性。根据中央要求,上海和长三角区域不仅要提供优质产品,更要提供高水平科技供给,支撑全国高质量发展。在这其中,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要充分发挥试验田作用。

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吴晓华说,当前临港正全力打造上海经济新的增长极和发动机。特别是聚焦“卡脖子”关键领域,临港重点启动建设东方芯港、生命蓝湾、大飞机园、信息飞鱼等特色产业园区。为全力支持产业发展,新片区参与设立或引入了上海人工智能基金、上海集成电路二期基金、上海集成电路装备材料产业基金等11个基金,总规模达上千亿元。

作为上海市国资委下属的唯一以产业园区投资、开发与经营和相关配套服务、相关产业投资为主业的大型国有企业,临港集团正在加紧行动。作为临港新片区先行启动区域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临港集团开发的临港产业区正聚焦以动力装置为核心的高端装备制造业、以新能源汽车为核心的新一代汽车制造业、以集成电路为核心的芯片制造业,打造特殊功能最优、开放程度最好、产业能级最高、创新动力最强的世界级产业集群。

着眼全国发展大局,中央对上海提出强化“四大功能”(全球资源配置、科技创新策源、高端产业引领、开放枢纽门户)的要求。临港,正是承接“四大功能”的重要载体。

临港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科技创新策源方面,临港将借助新片区的人员从业自由、信息便捷联通等优势,积极融入全球产业链、创新链和知识网络,加快国际创新协同。与此同时,善于捕捉代表未来的企业和产品,通过参与国际大分工,形成自身的供应链优势,加快实现高端产业引领功能。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